香港中國語文學會 文學論衡第14期 2009 年 5 月

 

香港粵影發展和字幕的語言變異
鄭美嫦*
第一章:緒論
1.1 語言變異、字幕翻譯與港式中文
1.1.1 語言變異
「語言變異」是相對「語言常規」而言的,指社會因種種因素,語言狀況發生了變化
語言變異是社會發展過程中必然出現的現象,在中國,方言就是一種語言變異。在各種社會的發展、地理、經濟因素影響下,生活在不同地區的人實際使用的語言亦不同。譚穎沁指出,產生語言變異主要是因為社會因素影響了市民使用語言的習慣 ,所以廣州和香港雖同屬粵方言區,但因兩地的社會條件不同,使用的粵語亦不完全一樣。
1.1.2 字幕翻譯
如果說語言變異是一種社會現象,那麼電影字幕可以說是記錄了這種社會現象的工具。字幕翻譯是一種受到高度限制的翻譯活動:它必須與人物對白動作和畫面同步,用字的數量亦有硬性的規定(一般在10至15字以內)。在這些條件之下,電影字幕的用字必須精簡,如果電影的原語配音不是標準中文,演員所使用的方言詞或地區特色語更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所以許多字幕都索性把對白中的字眼照搬。
1.1.3 港式中文
「港式中文」是指一種用詞或語法向粵語靠近的文體,有時更會夾雜英語,與標準中文不同。1996年,邵敬敏根據內地人讀香港書面語的「可懂度」,把香港書面語分為「標準中文」和「港式中文」兩種 。這兩種分類實際上亦是粵語電影字幕常用的翻譯策略:「標準中文」字幕是以規範漢語翻譯電影對白,字幕的行文和用語均使用現代漢語,內地人的可懂度為95%至100%;這類電影字幕主要見於國語片,因為它所翻譯的是國語對白,用詞和語法均以標準中文寫成。
「港式中文」是粵語片最常採用的字幕翻譯策略,有些是用詞比較靠近粵語,有些索性連語法行文也比較靠近,內地觀眾的「可懂度」較標準中文低,但整體傳意影響不大。不過,「可懂度」是隨著許多因素而有所調節的;有些粵語片因片種關係,同時又鎖定了粵語為主要市場,電影字幕以全粵語入文寫成,它的用詞和語法均以粵語為準,內地觀眾讀起來,其可懂度可能在50%以下。
1.2 本研究的範圍、意義和局限
1.2.1 研究的意義
對許多拼音文字而言,書面語等同口語,寫出來的跟說出來的完全一樣;漢語作為表意文字,情況卻有點不同:同一個字,在中國有很多不同的發音,同一個意思,在中國有很多不同的表達,這裏涉及方言和共同語的問題;不過這些方言即使跟普通話的發音不同,但寫出來的整體都是一樣的。既然粵語片說的是粵語對白,字幕翻譯該用標準中文還是帶有地域色彩的港式中文? 翻譯策略的選擇,涉及目的市場,涉及電影題材,涉及社會意識,所以字幕翻譯並不是一種簡單的符號對譯,而是一個複雜課題。
然而學術界對港式中文的研究多集中於印刷媒體,影像媒體的文字經常被忽視。為此,本文將以粵語電影字幕為語料,整理不同時期字幕的變異因素和用語特點。本文把在電影光碟抄錄下來的資料,組織拼合,重新整理,並翻閱有關文獻,作出理論綜述。筆者相信這篇論文,可為粵語電影字幕的研究作一系統的整理,日後學者可以在本文的基礎上,制定有關電影字幕的規範問題,特別是在「一國兩制」的社會環境下,如何引導「港式中文」向普通話靠近,是有著重大的意義。
1.2.2 研究的局限
是次研究,有著一定的局限:
(1) 抽樣的問題
粵語電影的字幕是一個新的語言研究課題,總結上百年的歷史發展進程,我們不能說透過研究幾部電影的字幕就能充分掌握粵語電影字幕的特色,因為它所牽涉的範圍實在太廣,不過因為所抽樣的電影均獲得可觀的票房收入,因此相信可以代表香港中文書面語的發展概況。
(2) 缺乏同類的資料作參考
由於過去研究香港粵語片字幕的資料較少,所以筆者在把有關電影資料作分類時,缺乏同類的資料作參考,在厘定粵語入文的特點和分類標準方面,尚有待改進。
礙於時間和學識的局限,這次研究只屬初步,內容亦是有限。其實方言土語是否應該出現在電影字幕之中,怎樣控制方言土語的使用範圍,如何在香港的環境中確立一個規範模式,這些都是今後可以研究的課題。
(3) 電影版本問題
本文所引的例子電影字幕全部抄錄自電影光盤,但是這些光盤都是在九十年代以後發行,那就是說當電影上映時,是不是用同一套字幕,甚至沒有字幕?考慮到這一點,筆者訪問了許多長輩、內地和台灣的朋友,再找其他資料(如網上、電影資料館、報章記載)反覆驗證,並得出以下的記錄。由於資料來源是多方面的,因此筆者相信論文的可信程度還是甚高。

第二章:1953-2008年粵語電影的發展階段
粵語電影的發展跟香港社會息息相關。本文把1953至2008年香港粵語電影的發展分為五個階段,每個階段的時間劃分長短不一:第一階段由1953開始至1959年結束;第二階段是由1960至1973年。第三階段是1974至1982年。第四階段是1983至1994年。
第五階段是1995至2008年。1995年以後,香港電影市場收縮,粵語電影未見新意,票房收入銳減。到了2004年,大陸電影市場開放,香港電影亦隨之而走進合拍片時代。
2.1 第一階段:倫理道德片與粵劇文化時代(1953-1959)
「危樓春曉」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五十年代以前的香港電影尚在起步階段。當時社會人口逐漸增加,長城、鳳凰等電影公司紛紛成立,培養了不少編、導、演人才,拍了許多高質素的電影,這批旅居香港的內地人有不少是電影人材,他們所拍攝的都是以教化為題,強調的是中國的傳統美德的國語片 。在這股潮流之下,粵語片亦是循著寫實電影的方向發展。1953年的《危樓春曉》的主題就是圍繞「團結互助」、「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是那時期典型的思想教育電影之一。
這時候的電影尚在發展階段,配套設施尚未完備,所以電影未配有字幕翻譯,加上電影的主要觀眾為粵語居民,電影配上字幕翻譯的需要性甚低。
粵劇改編成電影潮流
五十年代的香港是粵劇的重鎮,看粵劇是市民主要的娛樂,當時有些電影便以粵劇改編而成,如1959年的《帝女花》和《紫釵記》,它們都是當年粵語電影的經典。
2.2 第二階段:國語片時代與「七十二家房客」(1960-1973)
雖然五十年代初粵語電影已經有不錯的發展,但市場上國語片還是比較盛行,除了因為當時大部分電影人才都是內地移民以外,還跟粵語在社會上的地位有關。當時英文是香港的官方語言,粵語當時只被視作一種土語;雖然粵劇盛行,但那是社會勞動階層的娛樂,是一種「低層語」
六十年代華資財團崛起,推動社會經濟,香港的金融和旅遊業亦逐步發展起來;香港的電影亦由倫理道德發展為商業製作。以邵氏為首的電影公司,亦由這個時期開始逐步在東南亞和國內建立起電影市場。當中「邵氏兄弟」在香港注入巨資強化電影營運管理、提高製片品質、打造明星制度 、重視影片包裝,逐漸發展出一個橫跨太平洋兩岸的全球華人電影王國。當時國語片有著主要市場,《千嬌百媚》就是這個時候放映的國語電影,片中有著華麗的歌舞場面,講求拍攝技巧,為觀眾帶來許多視覺的刺激,結果深受觀眾歡迎。
國語片的對白都是普通話,字幕以標準中文寫成,這裏不作舉例;但值得一提的是,這段時期開始電影除了中文,還附有英文字幕,這或多或少意味著邵氏電影在海外,已經有很穩定的市場。
七十年代以後,以香港生活為主題的粵語片,愈來愈多,當時香港是工業型的社會,許多電影亦以工廠為背景,陳寶珠、薛家燕、沈殿霞等拍了大量工廠女工的故事;到了1973年,《七十二家房客》上映,電影以香港低下階層生活為題,放映後深受市民歡迎。
2.3 第三階段:武俠動作片與本土電影(1974-1982)
七十年代以後,香港經濟高速發展,市民生活水準提高,中產階級抬頭,他們生於香港,受過高等教育,開始追求娛樂;加上當時香港的大型電影院已分別在六十至七十年代初落成,電影院設備先進,巨型的銀幕為市民提供優質的視覺享受,立體星的設備有著非一般的功能刺激──看一場這樣的電影,票價只是四十至六十多元而己,是市民收入微乎其微的部分,因此許多人都樂於購票入場。電影的思想主流,亦由現實主義、思想指導轉向商業娛樂。
市場主流:武俠動作片
武俠片早在七十年代已相當流行,初期功夫明星李小龍以凌厲真功夫、濃厚民族意識帶領國語片熱潮,《唐山大兄》、《精武門》、《龍爭虎鬥》等是他的成名之作;著名導演張徹亦拍下大量的武俠片,不過,這類片多數是國語片。到了八十年代,如《敗家仔》、《新蜀山劍俠》等亦很受市場歡迎。
本土電影逐步發展
到了七十年代中期,新開拍的電影都帶有一點點的地域色彩,。如許冠文的《鬼馬雙星》便是一例。《鬼》以香港人的生活為題,以小人物為主角。七十年代末,三位在外國學成歸來的年輕人掀起了「新浪潮」運動,他們分別是徐克、許鞍華和章國明,三人的創作意念新,拍攝技巧純熟,轟動了香港影壇。
2.4 第四階段:喜劇及動作片時代(1983-1994)
強調創意的八十年代
八十年代的香港社會已是一個崇尚個人自由,講創意,講靈活的國際都會。基於這種社會氛圍,社會不能接受帶強制性的「一元化」概念,也因此而無語言規範。在學校,學生在寫作時在一定程度上是允許使用粵語方言詞語的,而中國語文的講授內容,也以古文為多,重背誦而不重應用;香港有一個專職教育的教育署,但處理的是教育政策,而不是語言文字應用。社會既然沒有統一的管理機構,也沒有強制性的語言政策,市民用字自然不太講究。加上在那個年代,電影字幕翻譯員只是一份兼職的工作,字幕翻譯的風格很在乎翻譯者的喜好。
這個時期的香港電影亦隨著經濟的發達而步入繁榮期。粵語片完全按照市場規律,以一流人才投入商業電影製作。電影主題方面亦是包羅萬有,有間諜、警匪、武俠、賽車,以至賭博、減肥、漫畫,天馬行空,能夠滿足不同階層的觀眾。此外,香港電影拍攝速度快,故事往往貼近市民生活各種需要。看看香港史上最高票房收入的五十部華語電影

名次

片名

年份

票房收入

  1.  

 功夫

2004

$61,278,697

  1.  

 少林足球

2001

$60,739,847

  1.  

 警察故事4之簡單任務

1996

$57,518,795

  1.  

 紅番區

1995

$56,912,536

  1.  

 無間道

2002

$55,057,176

  1.  

 賭神2

1994

$52,541,028

  1.  

 長江7號

2008

$51,402,777

  1.  

 審死官

1992

$49,884,734

  1.  

 家有囍事

1992

$48,992,188

  1.  

 色戒

2007

$48,750,175

  1.  

 霹靂火

1995

$45,647,210

  1.  

 一個好人

1997

$45,420,457

  1.  

 逃學威龍

1991

$43,829,449

  1.  

 風雲雄霸天下

1998

$41,532,235

  1.  

 賭聖

1990

$41,326,156

  1.  

 醉拳Ⅱ

1994

$40,971,484

  1.  

 鹿鼎記

1992

$40,862,831

  1.  

 食神

1996

$40,861,655

  1.  

 瘦身男女

2001

$40,435,886

  1.  

97家有囍事

1997

$40,435,675

  1.  

 唐伯虎點秋香

1993

$40,171,033

  1.  

 賭俠

1990

$40,149,328

  1.  

 飛鷹計畫

1991

$39,048,711

  1.  

 我是誰

1998

$38,852,845

  1.  

 跛豪

1991

$38,703,363

名次

片名

年份

票房收入

  1.  

 武狀元蘇乞兒

1992

$38,622,449

  1.  

 頭文字D

2005

$37,861,779

  1.  

 國產凌凌漆

1994

$37,523,850

  1.  

 大富之家

1994

$37,367,669

  1.  

 八星報喜

1988

$37,090,776

  1.  

 花旗少林

1994

$37,033,685

  1.  

 破壞之王

1994

$36,906,730

  1.  

 鹿鼎記Ⅱ神龍教

1992

$36,583,964

  1.  

 我愛扭紋柴

1992

$36,475,536

  1.  

 神算

1992

$36,399,307

  1.  

 賭神

1989

$36,294,029

  1.  

 大內密探零零發

1996

$36,051,899

  1.  

 花田囍事

1993

$35,481,480

  1.  

 龍兄虎弟

1987

$35,469,408

  1.  

 百變星君

1995

$35,236,551

  1.  

 孤男寡女

2000

$35,214,661

  1.  

 英雄本色

1986

$34,651,324

  1.  

 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

1992

$34,462,861

  1.  

 警察故事續集

1988

$34,151,609

  1.  

 奇跡

1989

$34,036,029

  1.  

 烈火戰車

1995

$33,770,736

  1.  

 飛龍猛將

1988

$33,578,920

  1.  

 縱橫四海

1991

$33,397,149

  1.  

 雙龍會

1992

$33,225,134

  1.  

 警察故事Ⅲ超級警察

1992

$32,609,783

在這五十部電影裏,八十至九十年代放映的共四十一部,喜劇或動作片佔四十部。這兩類片受歡迎的原因,可能是因為香港作為一個商業社會,競爭激烈,生活壓力甚大,偏偏卻又不太愛做運動,於是安坐電影院看戲便成為市民的重要娛樂節目。如此看來,看電影的目的為消閒不為教育,電影的主題以輕鬆易懂的較受歡迎。
電影公司開拍新戲時,主要考慮市場反應,若喜劇和動作片都有不錯的票房收入,那下一步要考慮的應該是製作成本。開拍動作片,成本很高,聘請武術指導、找替身、設計爆破場面都不能隨手拿來;市場缺乏武打明星,具票房保證的更少;五十部電影中的動作片,全都是成龍的作品;開拍喜劇片則簡單得多了,只要有合適的喜劇明星,基本上就可以開拍了。喜劇明星的人選很多,周潤發憑動作片《英雄本色》走紅,但他也是一個出色的喜劇明星,1989年上映的《賭神》創下了三千六百萬的票房收入紀錄,1994年上映的《賭神2》更獲得五千二百萬的票房收入。
除了周潤發外,周星馳亦是九十年代粵語喜劇片的代表人物,他1990年主演的《賭聖》票房收入超過4000萬港元;1992年的《審死官》票房收入4986萬港元;對於電影公司來說,這些紀錄成為很大的誘因,使他們紛紛開拍喜劇片。
要指出一點是,喜劇片在香港很早便有,許冠杰、麥嘉等在八十年代初的《最佳拍檔》系列亦深受歡迎,但周星馳的喜劇電影在香港掀起另一次的喜劇熱潮。他1990年的《賭聖》是香港第一部票房收入超過四千萬的電影,此後的《審死官》、《逃學威龍》系列均獲得可觀的票房成績,而大部分他所主演的電影,字幕都是以全粵語入文寫成。關於全粵語入文的翻譯策略現象,下面將作仔細分析。
2.5 第五階段1995-2008年的粵語片
2.5.1 兩極化的電影票房(1995-2002)
由九十年代中期開始,香港的電影市場出現兩極化的現象。一方面,高質素的動作片仍保持一貫的優勢。在整體票房收入下滑的1995-1998年,嘉禾公司由成龍主演的賀歲片《紅番區》、《霹靂火》、《白金龍》、《一個好人》、《我是誰》、《玻璃樽》為嘉禾公司創造了2億7000萬的票房收入 。喜劇片方面,周星馳的電影繼續受歡迎,1995-1998年間他主演的《大內密探零零發》、《百變星君》、《食神》、《97家有囍事》同樣有很好的成績。
不過另一方面,粵語片踏入九十年代中葉以後,已經慢慢滑落,根據香港影業協會的統計,到了1993年,觀眾入場人次已經跌到三千六百萬,票房收入為十五億三千萬元。1994年,為二千九百萬人次,票房為十三億八千萬元。1995年,為二千五百萬人次,票房為十三億零九百萬。而到了1996年,觀眾人次為二千二百萬,票房為十二億二千萬元 。1997年亞洲遇上金融風暴,香港、臺灣、新加坡等地的電影市場萎縮,再加上盜版的出現、黑社會勢力滲入等都使香港粵語片缺乏發展方向。不少電影公司急功近利而粗制濫拍,使粵語片風光難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港片「快上快落」,居然出現了一部影片的票房收入竟只有一萬多元的空前紀錄 。回歸後,電影市道持續低落,至2003年,情況才有了改變。
2.5.2 合拍片成潮流(2003-2008)
在2003年,《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下稱「CEPA」)正式實施。CEPA 規定香港公司拍攝的華語片不受配額限制,香港與內地的合拍片可視為國產片在內地發行,只要通過審查即可;合拍片港方製作人員亦可增加比例,而內地演員比例不少於三分之一,故事取材不限於內地
CEPA 的實施為香港的電影業帶來了新的希望。首先,大陸電影市場仍對外國電影採取基本封閉或限制的政策,但香港電影業通過合拍片進入大陸,暢通無阻,避開了外語電影的競爭。幾間大型電影公司如中國星、寰亞、寰宇、星皓等紛紛北上,掀起合拍片的高潮。

第三章:影響字幕翻譯的因素及變異的內容
3.1 影響字幕翻譯的關係
3.1.1 原語對白與字幕翻譯的關係
在香港,七十年代武俠片大受歡迎,但使用港式中文字幕的情況卻比較少,以《敗家仔》的字幕作為例:
(1) 爹,什麼事呀?
(2) 爹的武藝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由今天開始要練到文武相全
(3) 行不行呀?
上面所舉的字幕例子全部以標準中文寫成,這是因為電影的原語對白是國語,字幕為國語對白,當然用上了標準中文,而粵語對白是後期才配上去的,所以字幕依舊是標準中文。除了《敗家仔》,《唐山大兄》、《精武門》等電影在拍攝的時候,都是以國語為原裝對白,後期再配上粵語,以迎合本地和海外市場的觀眾。
在2003年以後,考慮到市場需要,許多電影公司都紛紛開拍國語片;另外,為了能使電影順利通過審批,電影的種類亦以武俠片為多。武俠片沒有政治意識,沒有社會背景,要通過內地審查應不是難事 。於是,大量的武俠電影湧現市場,如《十面埋伏》、《英雄》、《無極》等。這些武俠片雖說是港產片,但電影的原語對白是普通話,所以字幕翻譯時根本找不到富有地區色彩的方言詞。
再看看2008年上映的《長江七號》:
(1) 你看,你為什麼那麼髒
(2) 剛才我跌——不要走過來
(3) 你老是找藉口
(4) 你為什麼不能給我乾淨一點?
(5) 我來跟他說,好嗎?
這部電影字幕的用字風格完全向普通話靠攏。《長江七號》雖然不是合拍片,但電影所用的演員、故事的情節、電影的取景均沒有什麼香港的特色:演員以內地演員為多,故事是描寫一個民工的父子情,電影於國內取景,這些都是國產片的特徵。事實上《長》一片的字幕和許多後期製作都在內地完成,它基本上是一部國語片,粵語配音只是後期製作。在這個考慮之下,不難明白為何這部電影的字幕沒能找到什麼港式中文。
3.1.2 字幕按市場需要運作
電影字幕是輔助觀眾欣賞電影的工具,粵語片字幕該用上港式中文還是標準中文,很大程度得看電影是本地還是外銷。
3.1.2.1 本地市場:港式中文字幕的服務對象
對本地觀眾而言,粵語片說的是粵語對白,他們可以毫不費力地接收電影的信息,他們根本不需要利用字幕去為他們翻譯畫面和對白。
《紫釵記》(1953)

五十年代時並不流行把全套電影配上字幕,這部電影只有唱曲的時候有字幕,下面是幾句例子:
(1) 欲翻釵影要小心的向地查
(2) 生憎戲弄人,紅葉計原是詐,失君風雅不再受狂蜂浪蝶詐
(3) 女呀,我愧無旨酒迎佳客
(4) 挑簾卸輕紗,偷向玉鏡台淡掃鉛華。鸚鵡在欄杆偷驚詫,話我新插玉簪花,曾未見此今宵雅
字幕例句1的「小心的」唸成「小心啲」,「話我」、「女呀」都帶著粵方言的影子。《紫釵記》的字幕就是曲詞,字幕亦如實地抄錄下來。不懂粵語的觀眾很難明白字幕的內容,字幕應是為懂粵語的觀眾而設的,這個情況下,字幕只作一種信息的補充,若觀眾聽不清楚曲詞,可以以字幕作補足。
到了七十年中後期,許多粵劇電影紛紛重拍,部分更成為今天的經典。筆者再以1977年重拍的《紫釵記》為例,舉出下列幾句字幕:
(1) 咁,我與夏兄再回頭找你。
(2) 好話吖,洛陽群主霍小玉
(3) 閃閃生光,仲紅紅地嘅噃
這部重拍電影全片對白均配上字幕,字幕以全粵語寫成,究其原因,是因為粵劇電影的觀眾是粵語觀眾,字幕只是輔助觀眾欣賞電影而己。
因此,八十年代以前許多粵語片都是沒有字幕的,八十年代中葉以後,許多粵語片都有字幕了,但對會說粵語的觀眾來說,他們根本不需要字幕翻譯,它們的作用可能只是當觀眾聽不清楚演員的對白時,讓他們可從字幕中找到答案。到了九十年代,部分電影字幕為了要配合電影所營造語言效果,以全粵語入文,這類的字幕並不是為不懂粵語的觀眾而編的。
《投奔怒海》(1982)
許鞍華的《投奔怒海》是香港七十年代末有名的新浪潮電影,這部電影以難民為題,描述戰後越南的景況。電影並沒有為粵語對白配上字幕,只是英語對白出現時,字幕才作中文對譯,字眼完全規範,下面是一些例子:
(1) 傻瓜
(2) 我沒有偷東西
(3) 祖明哥,你回來了,好吧?
當時粵語電影的主要市場是台灣,但《投奔怒海》卻因在海南島拍攝,所刻劃的又是共產政治,所以電影在台灣和內地禁播,只能在香港上映。英語對白粵語觀眾聽不懂,只好配上字幕;電影既不賣到非粵語區,自然也沒有為粵語對白配上字幕的必要。
《賭神2》(1994)
在九十年代初,香港部分粵語片流行以全粵語入文,《賭神2》是其中一部。下面是該片的字幕舉例:
(1) 低B
(2) 小遠,唔好上車呀
(3) 睇戲先呀?
(4) 資本主義的確有值得我哋學習的地方
這部電影的字幕選擇以全粵語入文,這有別於傳統口語翻譯的習慣,筆者認為這除了顯示了電影以本地為主要市場外,還反映了粵語在社會上的地位已經由六十年代的「低層語」走向書面語。
3.1.2.2 外銷市場:字幕用語靠近標準中文
外銷的電影由於以全球華人作市場,所以字幕很少用上大量的粵方言或香港的特色詞,行文亦比較向標準中文靠攏。
以成龍和周潤發的電影為例,成龍的電影由嘉禾出品,周潤發主演的則分別由金公主和永盛電影公司出品,這些電影字幕無論用詞或語法都比較靠近標準中文,相信這可能是成龍和周潤發主演的電影都有著國際市場,所以他們主演的電影很多都於國外取景,有外埠市場。再說,金公主和嘉禾都是歷史悠久的電影公司 ,不輕易受社會文化所影響。
《紅番區》(1995) 及《花旗少林》(1994)
《紅番區》是成龍第一部成功打進荷里活的電影,下面是一些字幕舉例:
(1) 阿強,這合約我蓋好圖章了
(2) 我們一個禮拜才回來,這個家交給你了
(3) 你說得英文越多就學得越快
(4) 總之你已經到美國了
(5) 在這兒附近 有個小雜貨店就發財了
再看看1994年上映的《花旗少林》:
(1) 我想告訴你我很喜歡上你的課
(2) 以後休想我借錢給他買車
(3) 米高和我都是替美國政府工作
(4) 他對我們情報局很有用
(5) 阿爸食飯,阿媽食飯
可以見到,兩部電影的整體行文都是比較靠近標準中文的,雖然偶然某些用字帶有粵方言的影子(如「食飯」、「阿爸」、「阿媽」等),但這並不影響整部電影的風格。
3.1.3 電影背景影響字幕翻譯策略
不論是那個年代的電影,如果故事以香港為背景,並以粵語作對白的話,我們幾乎可以肯定電影字幕必會出現港式中文,這是因為港式中文字幕比較標準中文更能恰切反映香港社會實際的語言使用狀況。
《七十二家房客》(1973)
先以1973年的《七十二家房客為例》。
首先是場景。電影以舊庭院作背景,住著數十家小戶,每戶的面積狹窄,生活環境並不理想;他們清早起床要輪水,一根水管供應多個住客。第二是方言。七十年代香港社會有大量從內地移居的居民,除了粵語外,社會亦流行不同的方言,如電影中,飾演「上海婆」的沈澱霞就曾多次以上海話去跟鄰居溝通。
第三是人物,《七十二家房客》中主角都是小市民,有的是賣煙的,有的是為報館寫稿,有的在舞廳工作,連代表著中產的醫生,在戲中只有一條像樣的褲子。第四是情節,電影以租客被包租婆壓逼為主題,牽引出一個個小故事:養女被虐,大學畢業生失業,通脹嚴重等等。
從上面四方面可見,《七十二家房客》是一部具香港地域色彩的電影。下面電影的字幕舉例:
(1) 上海婆,這麼早洗頭?
(2) 洗個死人頭,這個水龍頭發神經
(3) 游你個頭,我是被水淋濕的
(4) 潮州賣煙佬房間裏
上面幾句字幕都有點廣東人說話的影子,如「上海婆」、「死人頭」、「發神經」、「游你個頭」、「賣煙佬」等,這些短句或詞語都不是規範語,但電影字幕為了遷就粵語觀眾,把字眼照搬,務求準確地把電影對白翻譯出來。這種翻譯策略使粵方言的文化在香港市民之間,不知不覺間建立了起來。
《A計劃》(1983)
1983年上映的《A計劃》,這部電影是成龍特技演出的代表作之一。上文提過,成龍主演的電影因為市場的關係,其字幕行文比較靠近標準中文,但字幕用詞還是帶有許多粵語的影子。下面是筆者抄錄下來的電影字幕:
(1) 利物浦號被劫 我以為水警可以重組
(2) 還給他勳章 叫他去跟海盜求情
(3) 你要她們都變成望夫石嗎
(4) Sir 多謝你們的捐款
(5) 奉保安司命令 A計畫繼續執行
《A計劃》以二十世紀初的香港作為背景,是一個關於海盜與水警的故事。從上文可以見到,電影字幕整體上用的是標準中文,並不是粵語;不過字幕用了很多具香港特色的詞語,如外來詞「利物浦號」、社區詞「勳章」、「望夫石」、「保安司」等。
《無間道》(2002)
在2002年以後,香港逐漸流行與內地合作,開拍大量合拍片。合拍片代表著內地市場的開放,字幕行文亦向標準中文靠近,但即使如此,若電影以香港為背景,其字幕用詞同樣受粵方言影響。先以《無間道》為例。
《無》一片的字幕整體以港式中文寫成,例如:
(1) 我叫你看店,你卻倒米 (「倒米」,即「搗亂」)
(2) 你二十五號生日嘛,二五仔 (「二五仔」,即「叛徒」或出賣組織的人)
(3) 這就叫蠱惑仔 (「蠱惑仔」,即黑社會的嘍囉)
(4) 三樓一個單位 (粵語的「單位」即住宅,普通話的「單位」卻指工作的部門)
(5) 情報科會負責追蹤目標、勾線及管理通訊 (粵語的「勾線」即偷聽電話對話,普通話該作「串線」)
(6) 去把泰國佬接過來 (「泰國佬」,即「泰國人」)
(7) 好凍呀 (「凍」,即「冷」)
(8) 叫傻強查驗,看夠不夠秤 (「夠不夠秤」,即「份量是否足夠」)
(9) 頂呱呱 (「頂呱呱」,即「非常好」)
(10) 菠蘿油?(「菠蘿油」,即「菠蘿包來著牛油」)
對非粵語區的觀眾而言,電影使用港式中文字幕可以幫助他們多認識香港社會的狀況,如例10的「菠蘿油」是香港的特色食物,在普通話裏難找到相應的對譯,而以香港生活為背景的電影,幾乎是無可避免出現港式中文字幕。
《新警察故事》(2004)
再以2004年《新警察故事》的電影字幕舉例:
(1) 他不來,我就殺了這人渣
(2) 差點就埋單了
《新警察故事》是成龍的作品,故事描述成龍所飾演的香港警察與賊人努力周旋。這部電影在香港取景,主要演員都是香港人,對白是粵語,電影字幕因此帶有許多粵語的特色,如例1的「人渣」,「埋單」等。
3.1.4 為塑造特定的語言效果
九十年代初,很多香港粵語片都喜歡設計對白,以音義相關字詞製造特定的喜劇效果。,如果把這些對白以標準中文的字幕翻譯,肯定做不到相關的語言效果,也就失卻了字幕翻譯對白的意義。因此,在當時這類電影字幕使用的港式中文字詞比較多,部分更以全粵語入文,對內地觀眾來說,這些字幕的「可懂度」自然較低。
《望夫成龍》(1990)
在《望夫成龍》中,吳君如飾演的亞娣對著周星馳飾演的石金水說:
流星呀!人地話對住流星許願會好靈嫁!
周星馳回應說:
流星喎!話明「流」嫁,你都信?
周星馳所說的「流」在粵語除了是「流星」的「流」,還可以解作「不真實」,是香港社會流行的形容詞,周星馳的意思是流星許願是不會靈驗的,粵語觀眾聽到後都會會心微笑,但外地觀眾聽起來可能會摸不著頭腦。字幕如果它把「流」字譯出來,便失卻了電影對白本來想營造的效果。
《整蠱專家》(1991)
這類藉著玩味語言去營造喜劇效果的粵語電影,在九十年代初俯拾皆是,如
在《整蠱專家》中,飾演車文傑的劉德華和飾演古晶的周星馳有這樣的一段對話:
車文傑: 你著鞋唔著襪!
古晶:  大方兼老實!
車文傑: 你頭髮似堆草!
古晶:  唔駛去飛發鋪!
車文傑: 你行路似隻貓!
古晶:  唔會打大交囉!
「襪」和「實」、「草」和「鋪」、「貓」和「交」是押韻的詞語,每句對白的字數又相近,如果字幕改以標準中文翻譯,語言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少林足球》(2001)
《少林足球》是周星馳2001年的作品,周星馳向來都有一套獨特的語言風格,他執導的電影亦不例外。為了要準確地反映電影的語言效果,電影字幕以港式中文寫成,下面是一些例子:
(1) 我叫醬爆(「醬爆」是近年在香港流行的社區詞,即在肉丸裏加入肉汁)
(2) 豬肥膘!(普通話沒有相關的對譯)
(3) 收山吧!(「收山」即「退休」)
(4) 靚女(「靚女」即「長得好看的女人」,普通話作「美眉」)
(5) 豬肉佬(「佬」是粵方言詞,「豬肉佬」指賣豬肉的男人)
(6) 爛鬼武功(「爛鬼」是很多香港人使用的形容詞,即「不達標」、「不標準」)
(7) 走位!(足球用語,即「補位」)
(8) 肥仔聰(「肥仔」即「胖子」)
(9) 出陰招?(即「使出鬼崇的招數」,普通話沒相關對譯)
(10) 你今天好精靈呀(「精靈」,即「機靈」)
《功夫》(2006)
2006年上映的《功夫》亦是周星馳的作品,雖然電影不是合拍片,不過電影獲美國公司注資,得以在中國、韓國、日本、台灣和美國等地上映,其聲勢絕不比合拍片遜色。雖然電影有著外銷市場,但電影的香港地域特色依然濃厚,這也無可避免地使字幕用上港式用語,下面是部分字幕的舉例:
(1) 單挑呀! (即單對單打架,是粵語俗語)
(2) 你有種(指對方「有本事」,隱含「怕了你」的意思,也是粵語俗語)
(3) 你以為會點三腳貓功夫就不是兔子?(貓有四隻腳,「三腳貓」即「站也站不穩」,「三腳貓功夫」是指對方的功夫不到家,是粵語俗語)
(4) 再殺城寨裏那個肥婆還有那些王八蛋街坊(「粵語的「肥」,普通話多作「胖」,「肥婆」是粵語」
(5) 錯!第一位是終極殺人王火雲邪神(「火雲邪神」是六十年代的香港粵語長片《如來神掌》裏面的角色,後來很多人以「火雲邪神」去代表邪惡)
(6) 神雕俠侶(來自一位作家查良鏞在香港發表的一部同名小說,後來多指伸張正儀的俠侶)
(7) 我這份大禮,你今天收定了! 送鐘??(粵語的「送鐘」跟「送終」同音,是廣東的一種忌諱,即詛咒別人早死)
3.2 港式中文字幕的特點
3.2.1 摻雜大量的粵方言詞
電影不像文學作品那樣,可以重讀,這個特點決定了電影字幕語言不宜使用太深奧的字眼。香港居民主要是廣東人,粵語是日常生活的溝通語言,電影為了招徠熟諳粵語觀眾,當然用上粵方言詞,這些粵方言詞所包括的範圍比較廣,除了粵語本身的詞語之外,還包括了文言詞、成語、俗語、流行於香港的粵方言詞,社區詞 等。
《審死官》的字幕雖以標準中文寫成,但所用的粵方言詞很多,以下是一些例子:
(1) …還不准隨便砰砰嘭嘭的揍我
(2) 這樣做有損陰德
(3) 我啋!
(4) 生猛海鮮
「砰砰嘭嘭」、「陰德」、「啋」、「生猛海鮮」都是粵方言詞,這些詞語粵語觀眾看起來可能覺得理所當然,但內地觀眾唸起來可能有點彆扭。在《縱橫四海》中,字幕使用粵方言詞的情況同樣普遍,例如:
(1) 昭什麼?
(2) 今年貴庚?
(3) 看看誰的腰力勁?
(4) 真的,你媽媽又發姣了。
例1的「昭」指「看」;例2的「貴庚」指「多少歲」,是文言詞;例3的「勁」是香港流行的形容詞,指「強」;例4的「發姣」即「撒嬌」。這些都是粵方言詞,「貴庚」更是文言詞。
這種字幕摻雜方言詞的現象,在粵語電影中非常普遍,特別是成語、俗語等更是廣受歡迎,因為它們用詞精煉,表達恰到好處,因此為許多喜劇電影的對白所採用,字幕為照顧本地市場需要,亦照搬不誤。以《逃學威龍》一片為例,筆者把兩位主角吳孟達和周星馳的一段對字幕抄錄下來:
吳:要食自己煮啦
周:唔係呀 食自己
字幕所提及的「食自己」是指「自己照顧自己」的意思,是典型的粵語俗語。這句俗語的內部組合是不自由的,不能任意把「食」改為別的動詞,也不能隨便把「自己」換成別的字眼。
電影字幕用上熟語或其他具香港特色詞語的例子還有很多:
(1) 你唔使講架喇,吟詩吟唔甩架喇。 (《逃學威龍》)
(2) 煲老藕?拖鞋飯?(《花田喜事》)
(3) 俗語所謂嘅二五仔。(《逃學威龍》)
(4) 嗒糖呀- (《家有囍事1992》)
(5) 唔好搏懵呀(《家有囍事1992》)
(6) 就當我沒志氣,就當我爛泥扶不上牆(《少林足球》)
(7) 你看那個靚女(《少林足球》)
(8) 一定是用來報強積金的(《無間道》)
(9) 我乾脆回去洗掉你的檔案(《無間道》)
(10) 他正在乘地鐵過海(《無間道》)
例1的「吟詩吟唔甩」是廣州歇後語,前半句是「秀才遇著老虎」,在一般書面語中意思是指「不管怎麼說,你也逃不掉」。例2的「煲老藕」在粵語是指年輕的男人跟年長的女人談戀愛;「拖鞋飯」是指男人靠女人生活。例3的「二五仔」是指背叛組織的人。例4的「嗒」正寫為「噆」,即「銜」,是一個文言詞。例5的「搏懵」、例6的「爛泥扶不上牆」、例7的「靚女」都是粵方言詞。例8的「強積金」和例9的「洗掉」、例10的「過海」是香港獨有的社區詞:「強積金」是「強制性公積金」的縮略詞,是本港的公積金制度;「洗掉」這裏指「刪除」,特別指明是「電腦檔案」;「過海」是指「橫渡維多利亞港」的意思,即從九龍到香港或從香港到九龍。
3.2.2 生造詞語以收宣傳效果
電影公司有時為了宣傳電影,有時會生造一些特別的詞語,以收宣傳之效;又或者某些電影的主題深入民心,電影的名稱變成獨有的代名詞,並在社會上流行起來,例如「茶煲」(即麻煩,《秋天的童話》)、「船頭尺」(即吝嗇,《秋天的童話》)、「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即激吻,《家有囍事1992》、「瀨尿牛丸」(即有汁牛丸,《食神》)、「奪命較剪腳」(是柔道的其中一個式子,即用腳夾住對方的頭,《逃學威龍》)、「表姐」(指從內地來的女性,來自電影《表姐你好嘢》)。
3.2.3 外來詞的使用
港式中文的另一個特徵是廣泛使用外來詞。外來詞是指「從外語借來的詞」。「借」的形式有很多,一是以外語的原形進入漢語,最常見的例子就是中文入面夾雜一、兩個英文單字。過去港英政府一直實施重英輕中的政策,影響所及,不少香港市民在日常口語裏,往往喜歡夾雜英文單詞,不過句子的整體結構還是中文,因此邵敬敏說港式中文的特點是「中夾雜英」而不是「中英夾雜」
以「Sir」一詞為例,「阿sir」是粵語電影中通常是指「長官」、「警察」或「老師」,下面是在一些粵語片摘錄下來的字幕:
(1) 不要叫我阿杰,叫阿 sir?? (《英雄本色》)
(2) Good morning, sir (《逃學威龍》)
(3) 周 Sir ! (《逃學威龍2》)
(4) Sir 多謝你們的捐款 (《A 計劃》)
除了「sir」一詞外,其他中夾雜英的例子包括:
(1) Of course!(短句,即「當然!」《英雄本色》)
(2) I see!(短句,即「明白了!」《英雄本色》)
(3) Give me five (短句,即示意對方拍掌鼓勵《花田喜事》)
(4) Yeah! (語氣詞《花田喜事》)
(5) Taxi horse (的士馬,指電影中一隻掛上「taxi」牌的馬《花田喜事》)
(6) secu! (保安《花田喜事》)
(7) seven-eleven (7-11,即便利店《花田喜事》)
(8) 你 pop 咩?(pop 是動詞,沒相關對譯《花田喜事》)
(9) shot 架,你?(動詞,即「傻了嗎?」《逃學威龍》)
(10) 不是獨行獨斷,不是 Rambo (Rambo,人名,解作獨行俠,《逃學威龍》)
(11) 出五十蚊買你份 Bio (名詞,即生物科《逃學威龍》)
(12) 但係我都喺要送首歌俾你聽? Music (動詞,即「起音樂」《家有囍事 1992》)
(13) 你揀啲禮物真系有 taste (形容詞,即「品味」《家有囍事 1992》)
(14) 我冇打,我 Call 阿求富啫 (動詞,即「傳呼」《大富之家》)
(15) only you (短句,即「只有你」《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
(16) 三年前我幫 CIA 在烏克蘭調查核子武器的軍事情報。(縮略詞,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簡稱,《簡單任務》);
(17) 後來 KGB 抓了我的女朋友娜塔莎。(縮略詞,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內地譯作「克勃隆」《簡單任務》)
上面所列的英文單字,部分其實有相關的中文字,只是市民習慣以英語代替中文出現。
反觀回歸後的電影,中夾雜英的情況大大減少。同樣以「Sir」一詞為例,《無間道》對「sir」一句對白一律譯作「長官」,如在《無間道》,曾志偉飾演的「韓琛」說的一句:「乾杯,各位阿 sir」,字幕是「乾杯,各位長官」。電影的結尾,畫面打出「葉 sir 的遺物中…」字幕亦對「sir」一詞譯作「長官」。
英語以原型詞的形式進入字幕大大減少,但英語縮略詞卻仍是很常見,這似乎是全球化的大趨勢。香港雖然回歸祖國多年,但仍受到英語這種強勢文化所影響,下面是字幕中使用縮略詞的例子:
(1) MPF? (即強積金《無間道》
(2) 你們 CIB 為何要跟蹤黃警司?(CIB,情報科,《無間道》)
(3) 你看他一身的 IT 造型。(IT,科研,《少林足球》)
另一方面,粵語片字幕使用音譯或意譯的外來詞亦同樣普遍。這些外來詞普通話裏也有,但粵語有時候的音譯跟普通話的不一樣,這個情況在不論回歸前後的粵語片,亦同樣普遍,例如:
(1) 閣下真是機…靈過人 (「機」一字語帶相關,說話者的真正意思是想借「機」字諷制對方同性戀。《審死官》)
(2) 皇宮大酒樓門口的泊車檔(「泊車」的「泊」是英語「park」的轉譯,即「停」,《無間道》)
(3) 你不知道我叫迪比亞路?(「迪比亞路」是意大利足球球星 Alessandro Del Piero 的音譯,內地譯作「皮卡路」。《無間道》)
(4) 我買輛賓士給你 (「Benz」一詞,普通話譯作「奔馳」,粵語譯作「賓馳」或「平治」《頭文字D》)
3.2.4 名量的配搭
粵語常以「間」作為多種建築物的量詞,如「一間學校」、「一間教堂」;但其實普通話的「間」只能用於建築物的間隔,如「一間房」,而學校是「一所學校」、教堂是「一座教堂」;同樣,全粵語入文字幕常以「班」作人群的量詞,如「一班學生」、「一班演員」,但普通話卻習慣以「班」作劫匪的量詞,否則一般會說「一群人」或「一幫人」。下面是摘自《逃學威龍》的字幕例子:
(1) 間屋係我嫁喎
(2) 報警拉你班友
除了名量的配搭之外,粵普的量詞跟數詞的搭配也不一樣。普通話裏,量詞總須與指示詞或數詞同用,粵語量詞則可以單用,如例1中,普通話作「這所房子是我的」,例2作「報警抓你們這幫人」。
量詞在沒有指示詞或數詞的情況下單獨使用,是全粵語入文字幕中常見的現象,下面再舉一些例子(括號為普通話對譯):
(1) 我幫你釘番個扣(我替你補好這個鈕扣《家有囍事1992》)
(2) 我隻手同大佬隻手你都認唔倒咩? (我這雙手跟大哥那雙你分不出來嗎?《家有囍事1992》)
3.2.5 雙賓語句、比較句和副詞語序
粵語的雙賓語句是直接賓語先於間接賓語,但普通話中語序則相反,例如:
(1) 我都喺要送首歌俾你聽 (我還是要給你送上一首歌《家有囍事1992》)
(2) (白鴿)拿去燉俾娘親吃(拿去給娘燉了吃《花田喜事》)
全粵語入文字幕另一個比較明顯的特徴,是比較句的形容詞往往放在兩項事物的中間,後面加一個「過」字。而普通話習慣把兩項比較的事物中間會加一個「比」字,並把形容詞放在句尾。以下是一些全粵語入文的電影字幕(括號為普通話對譯):
(1) 你高級過我 (你比我高級《逃學威龍》)
(2) 你仲厲害過李小龍呀!(你比李小龍厲害《逃學威龍》)
(3) 仔冇理由房大過老竇嘅。(兒子的房間沒理由比老爸的大《逃學威龍》)
(4) 不過細龜重高分過你喎 (不過細龜比你高分《逃學威龍》)
(5) 雖然我個樣後生過佢…… (雖然我的樣子比他年輕《逃學威龍》)
(6) 你呀,打交多過吃飯 (你呀,打架比吃飯還要多《花田喜事》)
(7) 我真係生舊义燒好過生你 (我生一塊义燒比生你好《花田喜事》)
粵語句子的副詞語序跟普通話也不一樣。粵語習慣把「多」、「先」等副詞放在動詞之後,如「食多一碗」、「走先一步」;普通話副詞詞序相反,副詞多放動詞之前,如「多吃一碗」、「先走人一步」。下面是一些例子:
(1) 請求你再考慮多一陣,好嗎?(請求你再多考慮一會兒,好嗎?《逃學威龍》)
(2) 當然要預多一個半個 (當然要多預一個半個《逃學威龍》)
(3) 等多一陣間 (多等一會兒《逃學威龍》)
(4) 我走先 (我先走《花田喜事》)
3.2.6 電影字幕質素參差
寫錯字、別字是粵語電影字幕的一個普遍的現象,下面是一些例子:
(1) 白馬皇子呀 (《花田喜事》,該作「白馬王子」)
(2) 我周通最注重的是禮義廉耻 (《花田喜事》,該作「恥」不是「耻」)
(3) 沒功夫替你做證 (《審死官》,功夫應改為「工夫」)
(4) 墜馬 (《逃學威龍》,墜應改為「墮」)
(5) 沒見這麼久,依然這麼師 (《英雄本色》,師應改為「帥」)
(6) 這個人你應該很熟識!(《英雄本色》,識應改為「悉」)
(7) 我還是當年叱吒球壇的黃金右腳 (《少林足球》,叱吒應改為「叱咜」)
(8) 你已害我被人打,還被解雇了 (《少林足球》,解雇應改為「解僱」)
(9) 人至義盡,米飯錢不少的 (《少林足球》,人至義盡應改為「仁至義盡」)
(10) 這種他媽的擔色,總有一天用得著的 (《功夫》,擔色應改為「膽色」)
(11) 使得你們這些升鬥小民 (《功夫》,升鬥小民應改為「斗」)
(12) 今天我們是來和斧頭幫算帳的,與其他人無關 (《功夫》,算帳應為「算賬」)
(13) 凶徒在二十分鐘後到達 (《無間道》,凶徒應改為「兇徒」)
(14) 路宿算了 (《簡單任務》,路宿應改為「露宿」)
(15) 今天的帳單怎樣?(《頭文字D》,帳單應改為「賬單」)
錯字和別字的情況在香港電影中,不論那個年代,都相當普遍,這可能跟字幕翻譯員的水平有關。
「非粵不普」的字幕翻譯
筆者生於七十年代,剛好在港英政府統治下成長。當時的中學教育,並不鼓勵學生寫粵語,反而一直強調嘴巴上說的(口語)跟手寫(書面語)不一樣,但書面語該怎麼寫法,有時連老師也不太肯定。邵敬敏說雖然香港居民的語言應用實行「雙軌制」,即口頭上說的是粵語,書面上寫的是標準中文,但實際運作上兩者是相互影響的,變成了當香港市民使用標準中文寫作時,粵語的方言或香港某些流行的表達方式會不自覺地摻雜進來。因此,不難發現粵語片的字幕有一些既不是普通話,也不是粵語的用詞,例如:
總比叫妓好? 《英雄本色》
在粵方言中,「叫雞」是指「找妓女提供賣淫服務」,普通話作「召妓」,「叫妓」明顯地是粵普的「混合體」,不單止內地觀眾看不明白,相信香港觀眾亦不能馬上明白其意思。另外一些例子包括:
(1) 有沒攪錯,這裏每幅畫都價值千萬 (《縱橫四海》)
(2) 功夫踢足球?有搞頭????? (《少林足球》)
(3) 斬倉、追債…現在裝死狗?(《新警察故事》)
例1的「有沒攪錯」是從粵語「有無攪錯」轉譯過來,普通話一般說「有沒有」,很少說「有沒」;如:「有沒有吃飯」,「有沒有看書」,也可以寫作「吃飯了沒?」、「看書了沒?」;但不流行說「有沒吃飯」、「有沒看書」。另外「攪錯」也是粵方言詞。
例2的「搞頭」根本不知是什麼東西,現代漢語詞典沒有這個詞,粵語對白作「噱頭」。「噱頭」是方言詞,指「花招」,字幕翻譯員也許是譯不出這個詞語,結果編一個字典沒有的詞語去代替。筆者聽過電影的普通話配音版,配音也作「搞頭」,相信內地觀眾未必可以即時明白字幕的意思。至於例3的「裝死狗」屬於「半譯」的詞語,粵語有句話說:「扮死狗」,「扮」一字明顯不合規範,但「死狗」一詞又難找到傳神的對譯,字幕便把它譯作「裝死狗」,其實它只是一個「半粵不普」的詞語。

第四章:粵語片未來的發展與字幕規範的趨向

4.1 發掘新題材,回應市場需求
過去粵語片作為區域電影,商業的元素一直較重,題材亦較為通俗。通俗電影有一個特點,就是他往往帶著表現力極強的粵語俗語、俚語、方言詞等,在香港放映時沒問題,在內地放映,就必須配音,那麼,問題就來了。如果電影對白有很多的香港俚語,配成普通話後,很難做到一樣的效果,特別是笑片,直譯的普通話幾乎都沒能做出原本的搞笑味道,本來在粵語中的文字陷阱,到了普通話中就沒有一點懸念,聽起來也平淡無奇。
過去粵語片憑著其創新通俗的粵語對白,在本地和東南亞市場創造了輝煌的成績,然而在這股熱潮使影片的質量越來越粗糙,演員也拍爛了,觀眾也看膩了,東南亞的市場漸漸流失。到了今天,粵語電影要在世界站穩腳,就要發掘新的題材。
隨著大陸市場的開放,粵語片不能單靠通俗的對白贏取票房。再以周星馳為例,九十年代他的無厘頭電影大量玩味本地語言,進入廿一世紀,他的電影減了個人笑料,大量倚重了電腦特技,如《少林足球》、《功夫》、《長江七號》等,為觀眾帶來新的視覺刺激 ,結果同樣為市場所接受。其實過去粵語片曾多次在海外獲獎,未來要在亞洲甚至全球找到自己的位置,相信並不是不可能的。
4.2 字幕的語言規範
4.2.1 統一與創意的取捨
從字幕的性質談語言規範
在學術界,變異的出現,引起了「語言規範」的討論。在中國,「推普」其實就是一種語言規範的政策。學者詹伯慧認為,推普目的並非要讓普通話完全取代方言,而是要使普通話發展成全社會通用語言,使方言地區社會發展成既使用方言又使用普通話的雙語交際 ,所以討論語言規範本來就存在消滅方言的問題。
電影字幕是服務電影的工具,為了使觀眾能準確無誤地接收電影信息,字幕有時會把電影對白直接摘錄下來,以避免信息的流失。香港部分演員經常自行設計對白,這些對白有時會在社會上迅速流傳,成為「潮語」 。如果把這些「潮語」對譯成標準中文,就是要改變字幕的詮譯功能,即不管演員說什麼,字幕都以標準漢語翻譯,但是這樣做就失卻本身的功能。
另一個方法就是規範電影對白,限制使用通俗語言。對白是字幕的服務對象;對白規範了,字幕可以減少變異。不過得注意一點:演員的對白是電影重要的組成部分,規範化可能會握殺了創意。在創意與統一之間,我們該如何取捨?
理論上,凡不符合具權威性字典和詞典規範的,都是變異,但是我們都得明白,語言是在不斷發展的,規範化也不是永遠一成不變。粵語電影的港式中文字幕,反映了香港是一個粵語普通話並行的雙語社會:一方面,字幕中出現大量生動、活潑的粵方言詞,特別是某些電影因為商業需要,往往設計一些對白去為觀眾帶來意料之外的效果,當中可能會夾雜一些不規範用詞,甚至語法,在某個層面上,它代表了漢語的創造性。
漸受重視的規範意識
另一方面,香港社會語言規範的意識,其實已一點一滴地累積起來。在回歸後,電台、電視台推出許多普通話的節目,如《笑談普通話》、《暢談普通話》、《一分鐘普通話》等;政治方面,特區政府大力推行「兩文三語」的教學政策,雖然是項政策屢受批評,但社會上全粵語入文的現象因此而大大收斂。加上現在互聯網普及,市民可以輕易地在互聯網閱讀內地的新聞、電影、電視節目等,接觸規範漢語的機會大大增加。
香港人接觸標準漢語的機會多了,語言風格亦受到影響。以上面所列的五十部電影為例,九部電影是回歸後放映的,其字幕都沒有用上粵語語法。再加上現在合拍片的流行,電影公司基於商業利益,必須照顧內地觀眾,字幕慢慢向普通話靠攏,這已是不爭的事實。
筆者認為,規範應該考慮語言本身的特殊性,考慮商業目的及社會導向作用,對字幕的規範不宜太嚴,尤其是它不同於一般文體的寫作目的,在肯定它的積極作用的同時,也要注意它的使用條件和限度。字幕翻譯變異的規範跟一般語言有共同的也有不同的要求。就現在的情況來說,我們不必做語言警察,電影字幕也是朝著規範的方向發展。
有學者認為現在香港社會所出現「變異形式」與標準漢語的「規範形式」有「共存共用」的情況 ,筆者覺得只要語言的變異是建立在常規上,港式中文字幕這種語言變異,是可以接受的。
4.2.2 字幕翻譯員的社會責任
撇開創意,粵語片字幕普遍存在缺點:錯別字、異體字、生造詞語等。中文字的同音字很多,容易產生誤解,如「首飾」還是「手飾」?「熟悉」還是「熟識」?「仁至義盡」還是「人至義盡」?有些異體字和正字之間看上去很相似,許多人會以為兩者是同一個字,點橫撇捺之間,很易變成另一個字,如「螫」和「螯」、「膘」和「瞟」等;若果錯字白字連篇,這就不單為社會交流帶來不便,從商業角度來看都是不妥當的。這些缺點都反映了社會長期對中文水準的放任和輕視。香港在長期的殖民統治下,英文重於中文;回歸後,香港政府希望保住社會的國際金融的地位,對英文的訴求更是激烈,相對上普通話仍沒得到相應的重視。
當然,社會對語言的規範意識薄弱也是字幕質素參差的重要原因。一般市民很少留意普通話跟粵語所用的詞語有何不同,如粵語叫「郵差」,普通話說「郵遞員」;粵語的「奶奶」即丈夫的媽媽,普通話應叫作「婆婆」。字幕翻譯員沒有受過什麼專業的訓練,碰見一些比較像口語化的詞語,但又想不出對譯,只好生造一些詞語出來,因此寫出了許多「非粵不普」的字幕,如前面提過的「叫妓」。這樣的翻譯方式,不單香港人看不懂,內地人也難以理解。
再說,在沒有什麼規範意識的前提下,電影公司找人當翻譯,自然都是隨隨便便,寫完了,片末甚至不具名。那就是說,字幕翻譯員很少需要為電影字幕的行文用詞負上責任,那麼字幕究竟規範與否,自然不是他們關心的問題。
字幕翻譯員對社會的語言發展有著重要的影響。中國是個多方言多民族的國家,其他生活在粵方言區以外的人民必須透過電影字幕,才能理解電影的意義,所以字幕翻譯員必須有意識地使用規範語,行文或用詞需要小心謹慎,該用哪個字,字幕翻譯員最好能一一查證,不要隨手亂譯。當然,字幕本身是受制於演員對白的,從這一個角度看,電影公司也須認真考慮演員的對白質素,以配合國家的推廣普通話政策。
4.2.3 港式中文字幕繼續流行
香港特色詞隨電影「北上」
粵方言一向是中國的強勢方言,加上香港的經濟條件優越,很多香港人仍然堅持著盡可能說粵語、看粵語電影的習慣,如粵語電影發行的DVD,雖同時有粵語和普通話的選擇,但許多人都寧願選擇看粵語字幕,而不是普通話,若外語片沒有粵語字幕,那麼市民才會選用中文字幕,如果中文字幕有「普通話」及「粵語」選擇的話,他們就會使用粵語字幕。他們不是看不懂普通話,而是覺得看粵語字幕的粵語方言、俗語、俚語、社區詞等,會更有親切感。
電影公司不可能忽視本地觀眾的訴求,電影字幕必須照顧香港市場。為此,今天的粵語片字幕仍然用了許多港式中文字幕,這種習慣勢難改變。
作為規範漢語的普通話有著吸引方言的能力,在普通話和方言並存的漫長過程中,粵語片字幕固然向普通話靠攏,但隨著粵語片的「北上」,普通話在某程度上亦受到方言的影響,部分國語片或內地的電視節目,更會在普通話對白中加入粵方言,以增強表達的效果。筆者最近收看內地的一套電影劇集《家有兒女》,竟然聽到演員其中一句對白是「什麼東東?」此句即為粵語。
外來詞仍佔優勢
中夾雜英是港式中文的一種特徵。香港被英國統治一百五十多年,當時的中學基本上都是英文中學,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接觸英語多了,口語經常都帶上一、兩個英文單詞,連帶香港書面語也把英語照搬到文字上去;雖然今天香港已回歸祖國,但英語作為世界語言,影響力仍在。
除了中夾雜英外,港式中文有著自己的一套外來詞,部分是國內沒有的,部分譯音不同。回歸後,香港仍然保持著其地理優勢,與國際間的政治、經濟、科學、文化交流日益增加。此外,互聯網的普及,帶來全球一體化,現在市民可以通過互聯網,取得各種各樣的資訊,新的概念陸續出現,香港繼續吸收這些新詞,慢慢又會出現在電影字幕上去。這種現象是難以避免的。
4.3 總結
香港電影要繼續發展,就須要繼續弘揚本土特色,但這個本土特色不應在停留在語言層面。從七十年代以後的功夫片,以致後來成龍的動作片、槍戰片,到新世紀以來《臥虎藏龍》、《功夫》、《七劍》等大片,重要元素是武打;時代片方面,劇情是賣點,如周星馳的《長江七號》和《功夫》在美國獲得不錯的票房;劉偉強、麥兆輝的《無間道》更被美國片商看中,買了版權到荷里活重拍;粵語片在海外如何更好地開掘這兩類的片種,是值得所有香港電影人深入思考和努力的問題。

至於字幕翻譯,在全球化的趨勢之下,粵語片的中文字幕必然為全球的華人觀眾服務;整體來說是理所當然使用共同語──普通話,以打破語言界限,「全粵語入文」的機會不大。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可能字幕的部分字詞仍帶有香港、台灣等地的地區色彩,那是市場因素使然。這些詞語所代表的是地區文化,在不影響傳意的基礎之下,其實無傷大雅。

. 邵敬敏、吳立紅〈香港社區英文詞語夾用現象剖析〉,《語言文字應用》(2005年第4期,頁37-42。

. 郭繾澄〈周星馳再拍「西遊記」〉,《電子明周》2007年12月2日,網址:
http://ol.mingpao.com/cfm/star5.cfm?File=20071202/saa02/mee1.txt

. 詹伯慧〈略論方言地區的雙語應用問題〉,《語文研究》2006年第4期,頁43-59。

.「潮語」是指「潮流用語」,指近年流行於香港的詞語,多是青少年所說的語言,如「屈機」指,「被強者壓逼,無還手之力」;「MK」指「旺角」;「潮童」是指以穿著潮流服飾去證明自己與眾不同的年青人。摘自梁慧思〈潮語新解〉,《明報》2008年4月27日。

. 邵敬敏、石定栩〈港式中文與語言變體〉,《華東師範大學學報》2006年3月,頁84至90。

. 田小琳把「社區詞」定義為流行於「社會區域」的詞語,是指一個地區由於其特殊的社會背景,因此會出現其獨特的社區詞。田小琳〈香港社區詞研究〉,《語言科學》(2004年5月),頁29。

. 邵氏電影的前身為天一公司,於1925年成立。

. 祁志勇〈90年代香港電影工業狀況〉,《當代電影》2002年第2期,頁84。

. 香港電台〈華語電影的展望與透視〉,摘自 http://www.rthk.org.hk/mediadigest/md9703/mar5.html

. 列孚〈90年代香港電影概述〉,《九十年代世界電影》2002年第2期,頁60。

. 吳思遠〈對香港與內地合拍片現狀的探討〉,《當代電影?港臺電影研究》2007年第3期,頁66。

. 同12

* 鄭美嫦女士,香港 香港理工大學 香港專上學院。

. 陳章太〈語言變異與社會及社會心理〉,《廈門大學學報》1988年1月,頁44。

. 譚穎沁〈影響語言變異的社會因素〉,《武漢理工大學外國語學院學報》,2006年第1月,頁124。

. 影視字幕翻譯除了電影,還有電視節目,本人所指的字幕翻譯是針對電影而言的。

. 邵敬敏〈香港報紙用語的層次等級及其對策〉, 《1997與香港中國語文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轉引自邵敬敏,石定栩〈港式中文與語言變體〉,《華東師範大學學報》,2006年3月,第85頁。

. 蔡洪聲〈香港電影的歷史與現狀〉,《新文化史料》1996年第2期,頁55。

. 湯志祥〈香港粵語詞語的口語化及其成因〉,《第七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論文集》 (香港:商務,2000年)頁295-300。

. 余慕雲〈香港電影簡史年表〉,《電影藝術》1997年第4期,頁53-56。

. 摘自 http://www.moviesuper.com/big5/movie_boxoffice_top50.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