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的華語和華文

 

周有光*

 

 

    20世紀華語和華文發生了歷史性的大變化。語言從方言到國語, 文體從文言到白話, 注音從反切到字母, 字形從繁體到簡化。這是兩千五百年來語文變化的繼續和發展。以前的變化是:春秋的雅言, 秦代的書同文, 兩漢的廢篆書、改隸楷, 唐代的反駢儷、用散文 (“古文運動”), 清代的廢除八股文, 歷代石經的字形規範化。20世紀發生了大變化, 21世紀會靜止不變嗎?未來學者說:整個世界正在發生前所未有的大變化。在21世紀, 全世界的華人將顯著地提高文化, 發展理智, 重視效率。由此, 華語和華文將發生更大的時代變化。根據語文變化的歷史經驗, 考慮當前的信息技術和實用要求, 可以預測21世紀華語和華文的變化趨向。[`]

 

1. 21世紀, 華語將在全世界華人中普遍推廣

    20世紀初期, 推翻滿清, 建立民國, 北洋政府開始提倡國語。一個農村青年到城媗狙, 回家對父親講國語, 父親大怒:“你進城半年就打起官腔來了!”一個北方人到紐約唐人街, 不會說廣東話, 唐人街的店員覺得奇怪:“唐人唔識唐話!”當時, 多數人不了解什麼是國語, 推廣國語要下一番篳路藍縷的工夫。

    20世紀中期和後期, 情況大變。1945, 日本投降, 台灣光復, 經過大約十三年的工夫, 做到學校用國語、交通和商業用國語, 原來沒有人懂國語的台灣成為中國普及國語的第一個省份。1965, 新加坡獨立, 實行英語和華語的雙語政策, 經過十來年的努力, 做到華人除說英語外,“社會上多說華語、少說方言, 學校埵h說華語、不說方言”; 華語指全世界華人的共同語, 不包括方言。香港 (1997) 和澳門 (1999) 歸還中國之後, 原來當地聽不懂的普通話成為官方語言之一, 港澳和海外的廣東同胞明白了方言和共同語的關係。現在, 中國大陸的語言工作正在從“推廣”普通話前進為“普及”普通話。

    近年來, 台灣提倡台語, 有人贊成, 有人反對。提倡台語, 不必反對, 只要提倡台語而不反對國語。國語比台語有大得多的流通範圍。提倡台語而反對國語, 是自己孤立自己, 這不會是有高度智慧的台灣同胞的選擇。

    英國在兩百年前普及了英國共同語英語, 後來成為事實上的國際共同語。日本在一百年前普及了日本共同語日語。全世界的華人可能在21世紀之末普及華夏共同語華語。

 

2. 21世紀, 漢字將成為定形、定量、規範統一的文字

    外國青年常問:我想學中文, 大陸中文、台灣中文、香港中文, 學哪一種好呢?大陸用簡化字和普通話, 台灣用繁體字和國語, 香港用繁體字和廣東話, 在外國人看來是三種不同的語文。這個問題實際包含不止一個問題, 其中主要的問題是繁簡並用、字無定形。

    華文之外, 世界上有哪一種文字是繁簡並用、字無定形的?大陸和台灣的同胞默默等待兩岸當局在21世紀提高效率意識之後來改正這個時代錯誤。統一規範是歷史的必然, 刪繁就簡是文字發展的規律。等著吧, 聰明的華人在21世紀一定會解決這個問題。為了提高工作效率, 增強屏幕上的清晰度, 21世紀後期可能對漢字還要進行一次簡化。

    單名制、生僻字、生造字, 不利於文化工作。天津某校, 老師叫一聲“王紅”, 課堂上站起了一排“王紅”。銀行存款用實名制, 生僻字和生造字的人名無法存款。電腦臨時造字太費事, 不便轉賬到其他銀行, 不便在網絡上傳輸。同名太多, 發生了許多同名糾紛。解決這個問題, 可以學習《三國演義》, 名外加字 (如:劉備, 字玄德); 新生兒起雙名, 再加雙字。出生登記先查有無同名, 起名用字以通用字為限。日本早已如此實行。不少國家已經實行“無同名”政策。

    譯名混亂。Reagan 一上台, 立刻變成三個人:北京里根, 香港列根, 台灣雷根。Bush 一上台, 立刻變成三個人:北京布什, 香港布殊, 台灣布希。孫悟空何其多也!利比亞、黎巴嫩,“利黎”如何分辨?匈牙利、索馬里,“利里”為何不同?解決這個問題, 要做兩件工作:1. 規定一個“音節漢字表”, 一個音節以一個漢字為代表, 譯音用字, 以此為限。2. 成立一個譯音聯絡機構, 統一外語轉成華語的音節形式。譯音問題如果解決不了, 有可能放棄專名譯音, 直接採用英文專名, 夾進華文。

    書法藝術分為實用書法和觀賞書法。實用書法要求規範化, 觀賞書法可以多樣化。簡化並不妨礙書法。王羲之的行書《蘭亭序》有324個字, 其中102個是簡化字, 佔總字數的三分之一(31%)。歐陽詢的《九成宮》有1019個字 (字跡不清的不算), 其中164個是簡化字, 佔總字數的六分之一(16%)。歷代大書法家都寫簡化字, 許多簡化字是書法家創造出來的。馬路招牌、商品說明和其他社會用字, 實行規範化無損於書法藝術, 也不妨礙繁體字書法在廳堂媊a掛。書法家也有推行規範化的責任。在21世紀, 書法家可能參與規範化的推行, 使社會用字井井有條。

    漢字難學難用, 主要不在筆畫繁, 而在字數多。字符從多到少, 從無定量到有定量, 是文字進化的規律。日本整理漢字, 注重減少字數, 字數減少了, 簡化就容易了。日本規定1945個常用字, 公文用字以此為限, 輔以假名。日本學習中國一千年, 青出於藍。現在, 中國應當反過來好好向日本學習。

    現代通用漢字有7000, 其中半數3500個是常用字。按照“漢字效用遞減率”, 最高頻1000字的覆蓋率是90%, 以後增加1400字提高覆蓋率十分之一。利用常用字, 淘汰罕用字, 符合漢字規律。與其學多而不能用, 不如學少而能用。21世紀將出現一種“千字文”加“拼音”的“基礎華語”, 作為學習華語的入門教材。“基礎華語”對外國人學習華語最為有用。在21世紀的後期, 講究效率的華人將把一般出版物用字限制在3500常用字範圍之內, 實行字有定量, 輔以拼音。

 

3. 21世紀, 拼音將幫助華文在網絡上便利流通

    新加坡原來有華語學校和英語學校, 華語學校偏重華語、同時教英語, 英語學校偏重英語、同時教華語; 進入那種學校, 由學生自由選擇。選擇華語學校的學生逐年減少, 最後由於生源不足, 華語學校全部停辦。什麼緣故呢?答案是:華語困難。一位朋友告訴我:他的兒女從美國打來電子郵件都用英文。他要他們改用中文。兒子打了一次中文, 第二次又用英文。女兒打了兩次中文, 第三次又用英文。他問為什麼不用中文?回答是:中文麻煩。困難和麻煩威脅著華語和華文!減輕困難和麻煩是21世紀的頭等大事。

    困難和麻煩包含多個原因。其中之一是:字音難明, 字形難記, 輸入電腦, 萬碼奔騰。某機構記錄字形編碼, 記錄到750種之後就停止記錄了。後來很快超過1000, 今天還在以每月一兩種的速度增加上去。日本在1980年完全廢除字形編碼, 改用假名自動變換漢字的新技術。

    中國的寫作者大都沒有在電腦上直接寫稿的習慣, 寫作時候先要爬格子把文稿用手寫好, 再看字形思考編碼, 一字一字輸入, 不知道利用拼音自動變換漢字的新技術。市場出售的華文設備中, 1980年代就有拼音自動變換漢字的軟件, 雙打全拼、不用編碼, 不須記憶任何特殊規則, 簡便快捷。以分詞連寫的語詞和詞組為輸入單位, 大量“詞素字”不發生同音干擾。白話文中的“同音詞”為數較少, 經過“高頻先見”和“用過提前”等軟件處理, 同音選擇可以減少到3%以下。21世紀將有更多的智能化軟件, 利用拼音幫助漢字, 使華文在網絡上便利流通。唯一的要求是學會拼音。拼音是中國大陸小學的必修課。

    20世紀末, 美國國會圖書館採用拼音, 台灣也採用拼音。拼音成為國際標準 (ISO 7098), 得到全世界的公認。在21世紀的國際往來中, 拼音將發揮溝通東西文化的橋樑作用。

    有人希望, 把拼音提升為法定文字之一, 跟漢字並用。這個希望恐怕難於實現。日語羅馬字得到了作為文字的法定地位, 沒有發生實際作用。與其有文字之名而無文字之實, 不如無文字之名而有文字之實。拼音不是拼音文字, 這是大陸和台灣的共同政策。在互聯網上, 漢字離不開拼音, 拼音正在不脛而走。擴大和改進實際應用是一條有現實意義的道路。信息化和拼音化將並駕齊驅。拼音幫助漢字, 將是21世紀大家樂於接受的方式。

    21世紀, 全世界的華人將顯著地提高文化, 發展理智, 重視效率, 以新的面貌進入全球化時代。華語和華文將發生適應時代需要的進一步改革。本文的預測是保守的, 歡迎批評, 歡迎超越。

 

    * 周有光先生, 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本文曾在“語文現代化與漢語拼音方案國際學術研討會”(2001121-2, 北京) 上宣讀。

 

_   注:華語又稱國語、普通話、漢語、中國語。國語:現在台灣用, 大陸已經不用; 新加坡不用, 因為新加坡的國語是馬來語; 日本有日本的國語, 越南有越南的國語。普通話:大陸在1955年改國語為普通話, 台灣不用, 新加坡也不用。中國語:日本這樣說, 其他地方不說。漢語:可指共同語, 又可指方言, 一般用於學術著作。華語:指全世界華人的共同語, 不包括方言, 新加坡已經用開, 台灣、港澳和大陸有時也用。華語跟英語、法語等可以並立。華文又稱中文、漢文。漢文用於跟少數民族文字如藏文、蒙文等作對比。華文跟華語相配, 中文沒有“中語”相配。華語和華文的說法可能在21世紀通行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