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一詞探源


鮑延毅*

 

 

   跳槽一詞,《漢語大詞典》(下簡稱《大詞典》)所列三個義項為:指男女間愛情上喜新厭舊,見異思遷(書證暫略,下同)。指牲畜吃盛器内的食,吃了這隻,又吃那隻。改變行業;變動工作處所。

辭書義項列舉的規則,一般是首列本義,然後是近引申,遠引申,等等。準此,《大詞典》是將指男女間愛情上喜新厭舊,見異思遷,作爲其本義了。此義項下,所引早期書證分別為:明楊慎《升庵詩話•甄后塘上行》:魏明帝初為王時,納虞氏為妃,及即位,毛氏有寵,而黜虞氏……其後郭夫人有寵,毛氏愛弛,亦賜死……元人傳奇以明帝為跳槽,俗語本此。明馮夢龍《挂枝兒•跳槽》:你風流,我俊雅,和你同年少,兩情深,罰下愿,再不去跳槽。

近幾年所見到的探討跳槽本義的文章,基本觀點,大體相類,只是在此詞產生的時間、地域或行業等方面的提法稍異。

我則以爲,《大詞典》以及相關文章關於此詞本義的認定,都是不確的。它們只不過道出了此詞演變過程中的一個方面的含義,並沒有揭示出其本義來,因而,也只能說是其,而並非其

若要探討出此詞的本義,鄙人以為,還須從禮俗、民俗方面入手。

我國號稱禮儀之邦,禮俗、民俗之中,自古以來就存在著不少的禁忌。對於人們觀念上以為非禮不潔見不得人的事物或行為,可避而不談者,則王顧左右而言他,實在無可回避者,往往取其他說法或曲折或委婉地表述出來,這便庶幾不違非禮勿視,非禮勿听,非禮勿言,非禮勿動聖人之訓了。有關死亡和性行為的同義詞語在漢語中所以特別丰富,就是這個原因。

跳槽一詞的產生,也是出於方面的語言上的禁忌。有關萬物之靈這方面的詞語,因與本文關係不大,且不談,即如禽獸交配(或交尾)方面的避忌說法,便有驢馬曰罩,雞鴨曰撩水,餘鳥曰打雄,豬曰付,蠶蛾曰對,狗曰練,蛇虎曰交(明李詡《戒庵老人漫筆》)等;不見於載籍而流傳於口頭的說法,則更多,更豐富。這種方面的語言禁忌,甚至還表現於禽獸的發情方面。例證無須鈎稽典籍,在我們這裡(魯南)的農村,至今仍可聽到一些。就家畜而言,關於其發情的說法就有豬打圈,羊、兔跑羔,牛邁欄,馬、驢反群反槽(有的地區,則稱跳槽)。它們(指母畜)共同的表現,常常是食慾不振,煩躁不安。母豬、母羊、母兔,不安於,而忙於啣草鋪窩(打圈)或出;母牛不安於,而想出;母馬、母驢不安於伏槽吃草,而反亂蹦跳頭。用此種種概括它們發情情狀的詞,而代替起淫欲這個意思,就顯得隱蔽、委婉、耐聽多了。鑒此可知,跳槽一詞的(或)當在此;其本義,當為母馬、母驢(我們這裡分別稱為骒馬草驢)的發情。而此詞的產生,要大大遠於元、明時代(不要忘記,我國是世界著名的以農立國的古國)。

本文所舉,雖是魯南一帶的說法,而據本人所知,北方各省的民間,亦多有相類之稱。

此詞產生之后,在保存其本義的同時(《大詞典》跳槽”②所引著名皖籍作家陳登科先生《我的老師》一文中打日本,捉漢奸,驢打滾,馬跳槽,雞子下蛋,鴨子游水,反正都是嘴邊話,說什麽就寫什麽中的跳槽,正是用其本義),也像漢語中的其他詞一樣,曾發生不止一次的詞義演變。例如,由母狗不掉尾,公狗不跳槽(《金瓶梅詞話》八六回)的明代俗語可知,它曾由母馬、母驢的發情的含義,轉移到指稱公狗的性行為;大約元、明時期,它亦曾轉移為人的宿娼無琤D之類的意思;如今,又轉移擴大離職他任的意思,而且,已有將其本義淹沒之勢。

另,我把《大詞典》此詞的義項的詮釋,與《現代漢語詞典》(19967月修訂第3版)同詞的兩個義項的詮釋,加以比較,以爲後者更爲準確、切當些:牲口離開所在的槽頭到別的槽頭去吃食。比喻人離開原來的職業或單位到別的單位或改變職業。《現漢》的突出了字,更易明白;《現漢》的突出了主語,強調了施動者為(即自己),而並非原來的單位或組織讓人離開改變其單位和職業的,這就比《大詞典》的改變行業;變動工作處所的詮釋,要明確、周嚴得多。 這是順便談及的一點看法。

 



  * 鮑延毅先生,山東省棗庄師專中文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