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科與中文科的融合和分工

 

張勵妍*

 

 

1. 引言

兩文三語是香港中小學語文教學的目標,也是新世紀社會對人才的要求。香港中文教學一向以方言教學為主流模式,加上重文輕語,過去也只會提“中英並重”的口號,2000教統局的課程指引強調書面語和口語均衡兼顧,口語則粵語和普通話兩語能力兼備,作為國家標準語和國際語言的普通話,學生必須掌握,以利溝通和提高競爭力。

普通話1998年開始成為中小學核心課程,今年已進入第九年,98年一年級的學生,現在剛好完成初中,大部分人高中不會選修普通話,也就是說,學校普通話教育對這些人來說,已經完成。中學畢業生的普通話能力仍有待“接收”他們的雇主或者大學來評定。

用普通話作中文科的教學語言在中小學似乎逐漸形成一個趨勢,一批先行的學校已經初見成果,小學生在課堂及課外能自如運用普通話,讓人鼓舞。即使是在低年級,一般學生的普通話表現,相信很多學習了9年以至更長時間的中學生,都會自愧不如。

 

2. 從“學普通話”到“用普通話學”

目前很多學校依然對推行普通話教中文(“普教中”)存有疑慮,擔心學生的普通話能力不足,學習效果不能保證。語常會主席田北辰指出,對應否用普通話教學學界未有統一意見,畢竟“學習普通話”不同於“用普通話學習”。

普通話科的課程目標是“培養聽、說、朗讀、自學能力”,強調語言運用,目的是能用普通話跟人溝通。在香港,普通話教學主要借用對外漢語的教學方法,基本上是屬於第二語言學習,這一點,很多學者都論述過。

普通話在中文科作教學語言,性質不同,學生必須“已經”具備一定程度的普通話能力(即使是小一學生,往往也需要經過甄選,之後還會有學前預備班之類,在課堂內,普通話是教學媒介語,即“用”普通話來學和教,而並非着眼於“學”普通話。用普通話教的中文科,依然是中文科,它擔當的是語文能力和其他共通能力的全面培養,而普通話能力的培養,只是中文科目標的一部分。

不過,中文科用普通話教學,無疑對普通話能力的養成幫助極大,效果遠超越普通話科,這是基於它的兩個特點:

1. 普通話在中文課中強調“用”,是課堂中師生用以溝通交流的語言,這樣的一個現實環境便為普通話學習提供了第一語言的條件,相對於每周一節或兩節的普通話課,普通話能力的養成幾乎完全依賴了中文課堂。

2. 從中文科課程的角度來看,普通話作為口語能力,本身也是語文教學的目標之一,學生在課堂上學習字音、積累詞彙、進行聽說訓練,都包含普通話元素,實際上也都在“學”普通話。

中文課堂這樣的“學”和“用”的特點,對學習普通話而言,明顯佔盡優勢,正如有的人斷言,實施普通話教中文是目前香港中小學普通話教學的出路。

 

3. 普通話元素融入中文科

根據新的學科劃分,普通話科和中文科是在中國語文學習領域中的兩個分科,關係本來就很密切,“普教中”的實施將加速這兩個科目走向融合。普通話科跟中文科融合,其實有兩方面的意義,一方面是普通話的口語訓練可以和書面語訓練統一起來,那就是普通話促進中文學習; 另一方面是,中文科把普通話科“接管”過來,就意味着同時承擔起普通話教學的任務,而普通話教學元素也就納入到語文教學之中。

用普通話教授的中文科體現的普通話教學元素,我認為可以分為三個層次來看,第一,中文科包含原普通話科的內容,教授普通話語音系統和訓練日常口語溝通能力; 第二,使用普通話作中文科聽說範疇的訓練; 第三,在中文科各教學環節滲透普通話教學元素。

在這個融合的體系中,語文教學跟普通話教學自然結合起來。教統局(現稱“教育局”)的一個交流協作計劃年度報告,歸納了若干“普教中”的教學策略:

• 教漢語拼音,培養直呼音節能力;

• 利用朗讀,培養普通話語感,輸入語式,充實語言庫;

• 挖掘教材的語言點,進行普通話語言實踐,包括 a. 充分讀書,積累規範表達形式; b. 結合知識點,進行說句、說段練習; c. 角色扮演,表達角色語氣;

• 給予交際任務,激發口語表達慾望;

• 用拼音寫話;

• 利用遊戲集中進行詞彙練習。

 

普通話教學融入中文課中,讓普通話科的價值不可避免地漸漸減退,以至最終有的學校把普通話科放棄。

 

4. 正視學生的語言障礙

普通話科和中文科的融合,是語文科課程發展的方向,但在達致最終目標之前,還須經歷一個過渡階段。

我們必須正視一個現實,大部分學生在進入小學階段普通話能力是“零起點”。這跟內地的情況很不一樣,他們可以在小一入學之初,安排幾周集中完成漢語拼音教學,是因為孩子已經掌握相當數量的字詞讀音和所有發音元素; 他們又可以把口語訓練的重點放在交際技巧和評價上而不會學習“平常會說的話(如開門時說甚麼、告別時說甚麼”而“變相為對外漢語口語教學(倪文錦等,2006。而香港學生還未經歷這一基礎階段,我們不能假設,學生可以自然而然地具有別人幼兒階段長期熏陶浸淫所獲的成果。鑒於此,香港學生普通話能力不足的問題,絕不能忽略,必須扶他們走好第一步。這是其一,其二,就是進入了普通話教中文的班級,有機會自然地聽和說,但學生在課堂以外,能獲得普通話浸淫的環境依然非常有限,缺乏口語實踐,理解和表達方面的障礙也不可漠視。

在普教中推行的過渡階段,很多學校仍同時保留普通話科,相信也是個保險的做法。中小學普通話科的設置,正是承認普通話第二語言學習的特點,讓學生有正規學習普通話的課堂。我們正視學生語言能力的問題並不是要誇大學習普通話的困難,恰巧相反,是希望作為第二語言的普通話更輕易地過渡到第一語言的地位,讓普通話能力跟語文能力真正結合起來。

 

5. 普通話科與中文科的分工

從普通話課程綱要的學習重點看來,普通話科跟語文科的性質不同,可以有所分工,主要的任務是:

1. 開拓交際(溝通)的詞彙和慣用口語表達方式

2. 掃除發音和字音的障礙

3. 有系統學習語音知識和掌握運用拼音,認讀拼音符號和音節(直呼)

4. 學習語用文化(稱謂,道謝,拒絕…)

上面幾點,語文科不能完全承擔,而放在普通話科,更便於整體規劃及重點訓練,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幫助學生過好語言關,應付日常溝通,並有利於語言內化,養成用普通話思維的習慣,在語文課,才不至於停留低層次的思維和表達的狀態。

在普通話和中文走向完全融合之前,普通話科仍然會以不同程度不同形式保留,但無論是結合也好、分工也好,正視方言地區學生的語言障礙,是學校進行語言規劃和課程改革不能忽視的問題。

 

參考文獻

香港教統局(2002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三)

香港教統局(1997《小學課程綱要:普通話(小一至小六)

香港教統局語文教學支援組(2007),拓寬途徑—提升普教中的學與教效能《交流與協作經驗匯集(語文篇)》

倪文錦,謝錫金(2006),《新編語文課程與教學論(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明報專訊(2007.2.15田北辰:年中推時間表諮詢 政策必起爭議

 

後記:

文章完稿後,1030欣聞政府宣布重要消息,補記一筆。

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開會,通過動用2億語文基金,於3年內,在中小學推行普通話教中文試驗計劃,學校可增聘人手,並可獲得安排內地資深教師到校支援。政府的撥款,每年可資助40所學校開展試驗和逐步實施普通話教學,雖然未必能滿足現實所需,但無疑對“普教中”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值得歡迎。

不過與此同時,語常會認為目前並非全面推行“普教中”的時機,因此,不會向教育局建議訂立時間表及政策。我們相信“普教中”最終會成為語文教學的主流,但由學校決定甚麼時候準備好了再實施,也是一種穩當的態度。目前語文學習處於一個“學普通話”到“用普通話學”的過渡階段, 正是所有語文工作者包括普通話教師和語文教師為“普教中”作醞釀和鋪墊的時期,等到學校的語言規劃好了、課程整合好了、師資條件好了、語言障礙漸漸消除,就是時機成熟的時候。                         

 



* 張勵妍女士, 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

+ 2007845, 香港普通話研習社 香港中國語文學會聯合舉辦了兩次座談會, 題目是“香港普通話現狀和展望”。座談會紀要刊於第87期。本文是張勵妍女士在該座談會上的發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