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國語文學會 語文建設通訊第90期 2008 年 10 月

 

           “民主”考原        杨福泉*

 

 

  民主一词,在《汉语大词典》中有三个义项:

民之主宰者,旧多指帝王、君主,亦指官吏。

指人民有参与国事或对国事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民主用于国家形式,即成为一种国家制度,与“专制”相对立。作为一种国家制度,民主总是体现统治阶级的意志,具有鲜明的阶级性。

谓合于民主集中制原则,不主观独断。

其中第②、③义项,由于“五四”时期用“民主”来翻译作为德先生democracy,更加深植人心。

 

  然而“民主”一词并非舶来品,倒确属古汉语词汇。如《尚书·多方》天惟时求民主,乃大降显休命于成汤。……乃惟成汤,克以尔多方,简代夏作民主。”《左传·襄公三十一年》赵孟将死矣,其语偷,不似民主。班固《典引》肇命民主,五德初始。《资治通鉴·晋惠帝太安二年》:“当有圣人出为民主《三国志·吴志·钟离牧传》仆为民主,当以率下。

 

不过,上述例证按第①义项理解是否準确,以及第①与第②、③义项的内在关联如何,尚有待进一步探讨。因为将“民主”解为“民之主宰者”,这种释义本身其实并不规範,难免增字解词之嫌,而对构成“民主”一词的重要语素“”未作解释。

 

  《说文解字·丶部:“丶,有所绝止,丶而识之也。”“主,镫中火主也。 徐铉等曰:“今俗别作炷,非是。段玉裁注:“(主),其形甚微而明照一室。引伸假借为臣主、宾主之主。……按丶主古今字,主炷亦古今字。凡主人、主意字本当作丶,今假主为丶,而丶废矣。”据《说文》及《段注》可知,主的本义为“镫中火主”,亦即所谓“灯火”、“光焰”,其功用为照明。

  作为“灯火”“光焰”的主,与祭祀礼仪、民俗心理密切相关,反映了初民的原始宗教信仰,因而富有深刻的象徵意义。《说文·宀部》宗,尊祖庙也。从宀,从示。”“宔,宗庙宔祏也。从宀,主声。”《示部》祖,始庙也。从示,且声。”“祏,宗庙主也。《周礼》有郊、宗、石室。一曰大夫以石为主。从示,从石,石亦声。”所谓“宔祏”,或以木,或以石,材质虽异,然用其制作牌位象徵神灵祖先作为祭祀对象的功能则一《论语·八佾》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这里所谓“社”,即指“社主”而言。古代祭祀土地神,为其立一木制牌位叫做主,并认为此主乃神灵之所凭依。若国家对外遭遇战争,还要载其木主而行 (参见清·俞正燮《癸巳类稿》卷三“论语社主义”条)汪曾祺 先生也曾对民间丧礼中的“点主”仪式,作过一段生动而细致的描写,兹录如下:

我小时候最爱参加丧礼,不管是亲戚家还是自己家的。我喜欢那种平常没有的“当大事”的肃穆的气氛,所有的人好像一下子都变得雅起来,多情起来了,大家都像在演戏,扮演一种角色,很认真地扮演着。我喜欢“六七开吊,那是戏的顶点。我们那里开吊都要“点主。点主,就是在亡人的牌位上加点。白木的牌位上事先写好了某某人之“神王,要在王字上加一点,这才成了“神主,点主不是随随便便点的,很隆重。要请一位有功名的老辈人来点。点主的人就位後,生喝道“凝神—想象,请加墨主!”点主人用一枝新墨笔在“王”字上点一点;然後再“凝神—想象—请加朱主!”点主人再用朱笔点一点,把原来的墨点盖住。这样,那个人的魂灵就进入这块牌位了“凝神—想象,这实在很有点抒情的意味,也很有戏剧性。我小时看点主,很受感动,至今印象很深。《谈谈风俗画,载《钟山》1984年第3

  在“祖帝一元”、“天人合一”的宗教思想观念里,作为天之骄子、民之父母的主祭者,君王们也被赋予了深刻的象意义,要求其具备崇高的道德修养,正如《礼记》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至于至善”。

 

  关于“民主”的语法结构《左传·宣公二年》不忘恭敬,民之主也。《国语·晋语五》夫不忘恭敬,社稷之镇也”这里的“民之主也”“社稷之镇也”,表面上看似乎是偏正式结构,实质上应是主谓式结构,可理解为“民之所主也”“社稷之所镇也”“之”处于主谓之间,起取消句子独立性的作用。

 

  综上,古汉语中的“民主”可理解为君王若能做到不忘恭敬等品德,则民众的身心有所寄托和凭藉,就变得主导或镇定了。”照此,现代汉语中“民主的第②、③义项与之也是一脉相承的。                                       

 

 

讨论

“且”、“示”等字的字源

 

 

   杨福泉 先生文中提到的“且”“示”等字, 近百年来有研究者认为都源于初民对生殖、生殖器的崇拜。香港业馀研究者 温伟光 先生曾著有《汉字为阴阳符组构》一书 (2001, 2006, 2008), 试图说明“(古代) 汉字不是单纯的象形文字, 是一套以阴阳性器不同形状和意念的符号组构而成的系统, 联八卦, 非常玄妙、高深。”

                                                                 [本刊]

 



* 杨福泉先生,绍兴市 绍兴文理学院中文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