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和谐的语文生活

 

文字改革三大任务50周年反思之一:文字问题

 

姚德怀

 

 

  半个世纪之前, 人民政府相继制定了有关汉字简化、普通话、汉语拼音的政策。现在2007 年的共识, 是要建立和谐社会, 本文试以“和谐”为基调, 对五十年来的“文字改革三大任务”尝试再认识, 本篇先谈文字问题。

 

1. 建议使用繁简字能一一对应“和谐体”

 

简化字的使用已有半个世纪, 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但繁简字以及异体字问题仍然是许多人关注的重点。近年来香港中国语文学会《语文建设通讯》提出了“繁简字应一一对应”的设想和呼吁, 得到了不少读者的认同。由此再进一步便是如何实践。我们称这种“繁简字能一一对应”的字集“和谐体1, 本文使用的便是“和谐体”。

  所谓“和谐体”, 便是以简化字为基础, 但如果某简化字与原来的繁体字并非一一对应(主要是同音假借字), 那么应该恢复使用本来的繁体字, 例如我们曾建议首先应该恢复使用

         鬥  髮  範  乾/幹  鬍  後    鬚  禦  雲  徵  鍾

等字。必须说明, 这样做法并非我们所首创。1990年代, 朱镕基初任总理时, 已经恢复使用“镕/鎔”字。朱总理向这个方向踏出了第一步。

  “由繁识简难”或“由简识繁难”可能都是被夸大了。自从几年前内地到香港的“自由行”实施以来, 好像很少内地人说看不懂香港的繁体字, 他们看不懂的是粤语方言字, 方言文体以及所谓“港式中文”。我们认为, 繁简字的主要矛盾在于“一简→多繁”。“一简→多繁”导致了岐义, 引起了笑话。2 最近的一个例子出现在《语文建设通讯》编辑部收到的稿件上。某文作者写道“……請看下麵的例子……”!此外, 令人哭笑不得的有为古人或今人改名的例子, 如“魏征”“文征明”“範仲淹”“李后”“梁穀音”“程十发”“餘光中”等。

据悉, 内地有关部门已经原则上通过了《规范汉字表》(送审稿), 并建议进一步徵求意见, 但据一位看过该“送审稿”的学者说, 其中有些内容颇“令人哭笑不得”。我们真的希望, 学习了马恩学说多年的内地有关人士, 能抓住这个问题的主要矛盾来对症下药, 不让有岐义的文本继续出现, 不让穿上了皇帝新衣的汉字出现, 不要继续自我感觉良好, 自欺欺人。

  我们称“繁简一一对应体”为“和谐体”。便是希望两岸和谐、古今和谐3

 

2. 讲规不要钻牛角尖

  顺便一谈汉字规範问题。我赞成广义的规範, 不赞成狭义的规範。狭义的规範往往是捨本求末, 钻进牛角尖而不能自拔。以下举一个今年的例子。

2007620上海《语言文字周报》头版有一则报导, 标题是“名商标竟有错字 群众希望能改正”。报导说的是日本“牛肉饭专门店”“吉野家 YOSHINOYA”商标上的“吉”字错了, 写成了上,4 报导说应该是上才对。其实“吉野家”商标写法属于书法範围。查《书法大字典》, 用上写“吉”的历代书法家有:王羲之十七帖、隋苏孝慈墓志、智永真草千字文、唐褚遂良孟法师碑、元赵子昂停雲馆法帖, 等等。这表示了“吉野家”的上的“吉”字大有来历。《语言文字周报》的报导不但显示了有关“群众”的浅薄, 为外人所笑, 还显示了《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有必要加紧学习中华五千年文化, 更要有“古今和谐”的胸怀。

 

3. 建議为汉字字位编号

200711, 传来了北京“第八届国际汉字研讨会”的消息。113韩国《朝鲜日报》发表文章说, 已就统一汉字达成协议, 并且制订了“以繁体字为主统一字形的标准字”。这项报道引起了许多讨论。北京苏培成先生接受了《北京科技报》的访问, 他回答说:

在北京举行的这次汉字研讨会是学术会议,与会代表就汉字问题各抒己见,会议并未做出“将5000个常用标准字以繁体字为主进行统一”的决定。韩国学者认为,为了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日本之间的顺利地交流,共通常用汉字标准化的问题已经不是不需要我们研究的课题。他们只提出汉字文化圈内的共通常用汉字根据《康熙字典》的部首排序,并没有提出“以繁体字为标准统一汉字”的主张。

不管怎样, 以上消息显示:汉字问题不仅存在于两岸四地之间, 也存在于汉字文化圈各国各地区之间。然而, 文字问题既有通俗性(人人关心, 人人自以为懂), 又有学术性(但专家之间也不一定能互相沟通), 媒体的报导又经常断章取义, 引起各方的误解。因此, 客观、细心、深入的研讨仍然是不可缺少的。

这里提出一个有关的建议:应该为汉字字位编号(不是编码)。5 以往为汉字编号的至少有两处:1. 一百年前的电报号码香港身份证上仍用); 2.《中文大辞典》(台北, 1973年)的编号。两者都是为汉字编号而不是为汉字字位编号。所谓汉字字位便是把某一汉字的各体, 包括繁简正异各体归为同一字位。例如如果我们借用《标準电码本》编号,“澤”字和字的编号都是 3419, 汉字字位观点出发, 我们可把日本当用汉字)顺次给予编号 3419.1, 3419.2, 3419.3, 其中“3419便是该三字的字位编号。如果我们借用《中文大辞典》的编号,“字编号是18858(该辞典不收, 我们也可把三字顺次给予编号 18858.1, 18858.2, 18858.3

汉字字位编号法可为两岸四地以及汉字文化圈各国解决许多实际问题。如果有一本汉字字位编号手册或 CD, 各地机构(如 口岸、银行、邮局等)便可以确认:迪(左上角一点)= (左上角两点)= ;6  = = , = 驿 = 7 等等。

再举一个例子。《现代汉语规范词典》20041月第1, 20041月第1次印刷, 附录中国500常用姓氏”表第42号是”, 并注繁体为鐘’”; 485号是”(偏旁简化)。同词典第120049月第2次印刷, 485号是”, 并注繁体为。同词典缩印本20057月第1, 20064月第2次印刷, 同表第42号仍是“钟”(无注); 485号是“钟 (), 并注“也有一部分人写作鍾’”。我有越看越胡涂的感觉。各字如加“字位编号”便能解决这类问题, 如:

6945.1  6945.2  6945.3(该字并非规範字)

6988.1  6988.2

  还有, 按照实际情况来看, 该表的準确性恐怕有问题。该表的“中国”是不是包括台港澳在内呢?再谈上面这两个姓。按常识, 也根据一些朋友的判断,“鍾”肯定是常用姓, 反而“鐘”是罕见姓。旧小说有“乱点鸳鸯谱”, 今词典恐怕是“乱点祖宗谱”了

 

後 记

 

  写完本段, 看到上海《语言文字周报》第1241号(2007125日)有一篇摘自《京华时报》的报道, 转载如下:

中医术语全球标准统一

 

  传统中医的奇经八脉翻译为 eight extra meridians, 任、督二脉分别译为 conception vessel (CV) governor vessel (GV)……3000多条中医名词都有了国际统一的英文名。近日, 经过4年努力後, 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首次颁布传统医学名词术语国际标准, 将中医名词进行了国际统一。

  据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称, 通过中、韩、日等国家及地区专家4年来的持续努力, 完成了世界卫生组织 (WHO) 传统医学术语国际标准的制定任务, 向全球中医标准化迈出重要一步。《传统医学名词术语国际标准》使用的是英文名与繁体中文对照形式, 全书以英文为主体, 汉字全部使用繁体字。由于每个国家使用的简体汉字各有差别, 所以最终确定使用繁体汉字进行统一。

对于选词术语的标准, 专家介绍, 名词术语的遴选以现代需要为标准。有些名词过去有多个别名, 但作为标准只能选其中一二。

 

从标题到内文, 该项报道稍嫌含糊。可以肯定的是, 中医名词术语国际标準上出现的汉字, 今後是以繁体字为準。的确, 如果内地规範汉字与其他国家的汉字不能一一对应, 那又如何能成为国际标準呢?考查基本原因, 便是规範汉字未能与古籍汉字一一对应, 和谐相处。                                                     

 

                                                                              

 

                               “咬文嚼字又一章         编辑室

 

其一. 上海《咬文嚼字》2007年第11期第21页有一篇短文, 介绍张恨水的一篇补白急就章:

临时哪得短文章?况是区区豆腐方!古有“敬余”今莫办, 挥毫且补两三行。

短文作者写道:“‘敬余’指古人编辑图书留下的空白页。这首打油诗, 短短几行, 情趣盎然, 生动形象, 令人拍案叫好。”

其中“敬余”是不是指敬编者自己呢?如果不是, 应该是“敬餘”吧!

 

其二. 甘肃 庆阳市有中学老师来信谈内地“中学语文课本与文字规范”, 唐代宰相魏征, 高中第二册《语文》有的版本写成“魏征”, 有的版本写成“魏徵”, 学生问为什么不一样?老师考查後的结论是:“作为中学语文课文”是应按《简化字总表》写成“魏征”的, 写成“魏徵”是不对的。

我们认为, 绝对应该写成“魏徵”!                                         



+ “第三届海峡两岸现代汉语问题学术研讨会”2007128-9日在香港 岭南大学召开。(详见第38页。) 本文是作者向该研讨会提交的论文的第一部分。

1. “繁简应能一一对应”是一个大致的说法, 其中有许多细节仍须讨论。详见《语文建设通讯》60 (19997)、第84 (20068)、第85 (200612) 和《汉字书同文研究》的各期文章。

2. 其它经常见到的质疑, 如“爱”字无“心”啦,“又”符滥用(邓、难、鸡)啦, 等等, 似非主要矛盾。偏旁类推的多少问题, 也非主要矛盾。

3. 20067孔子学院大会北京召开, 陈至立国务委员在开幕式上引用我国古语“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和为贵; 许嘉璐副委员长在闭幕式上引用孔子的话“和为贵”“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最後一句话, 爱丁堡大学 G.Boulton 副校长採用的译文是“The superior man aims at harmony but not uniformity.  The mean man aims at uniformity but not at harmony”。把这句话回译可以是“上等人寻求和谐, 不寻求一致; 下等人寻求一致, 不寻求和谐。”以上见《孔子学院大会特刊》, 2007, 北京。

4.

 

5. 参看姚德怀,“汉字的排列与异体字的处理 ──‘汉字总表’的一个设想”,《语文建设通讯(香港), 86, 20075, 10页。

6. 香港汪惠迪先生为“迪”字的偏旁有一点还是两点在香港和内地遇上了许多麻烦。

7. “駅”是日本当用汉字。香港近年有一组楼房名为“都会駅”, 市民多不认识这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