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法学史上一篇光辉文献

 

严复《英文汉诂·叙》评介

 

孙良明*

 

 

汉语现代语法学体系是借鉴印欧语语法体系而建立。第一部引进印欧语语法体系构建汉语语法体系的书是光绪二十四年(1898)出版的马建忠《马氏文通》,第一本相当全面介绍印欧语语法体系的书是光绪三十年(1904)出版的严复《英文汉诂》。

近读严氏书,发现此书前的“叙”非同一般。文字不长,但谈了一些重大的语言学、语法学理论问题;堪为中国语法学史上的一篇光辉文献。照录全文于下:

 

扬子云曰:“言,心声也。”心声发于天籁之自然,必非有人焉能为之律令,使必循之以为合也。顾发于自然矣,而使本之于心而合,入之于耳而通,将自有其不可畔者;然则并其律令谓之出于自然可也。格物者,考形气之律令也;冯相者,察天行之律令也;治名学者,体之于思虑;明群理者,验之于人伦。凡皆求之自然,著其大例以为循守。文谱者,特为此于语言文字间耳。故文法有二:有大同者焉,为一切语言文字之所公有;专国者焉,为一种之民所独用。而是二者,皆察于成迹,举其所会通以为之谱。夫非若议礼典刑者有所制作,颁垂则一而已。庄周曰:“生于齐者,不能不齐言,生于楚者,不能不楚言。”小儿之学语,耳熟口从,习然而已,安有所谓法者哉!故文谱者,讲其所已习,非由此而得其所习也。十稔以还,吾国之习英文者益众,然学者每苦其法之难通,求之于其师,又罕能解其惑而餍其意。癸卯南昌熊子访不佞于京师,殷然諈诿意谓必撰是编,乃有以答海内学者之愤悱。窃念吾国比者方求西学,夫求西学而不由其文字语言则终费时而无效。乃以数月之力杂采英人马孙摩栗思等之说,至于析辞而止。旁行斜上释以汉文,广为设譬,顽曰《英文汉诂》;庶几有以解学者之惑而餍其意欤?未可知也。虽然,文谱者,讲其所已习,非由此而得其所习也。诚欲精通英文,则在博学多通,熟之而已。使徒执是编以为已足,是无异钞食单而以为果腹,诵书谱而遂废临池,斯无望已。族官严复。1

 

给自己著作写“叙”一般要有两个内容,一是说明著述目的,二是介绍内容;本“叙”也不例外。作者说明“我国习英文者益众”,而“苦其法之难通”;求之于师“罕能解其惑而其意”;故“撰是编”,“以答海内学者之愤悱”。又说明本书是“杂采英人马孙摩栗思等之说”而编成。

 

本“叙”远不止于一般书“叙”所包含之内容,而能从更广泛的文化背景,更高的语言学、语法学视野,讲了一些重大的理论问题;以至今天读起来仍感到很亲切。

 

1. 说明语言学及种种科学(如格物、冯相、名学、群理学等)“律令”(即理论、体系、规律),皆“发于自然”“出于自然”;“自然”是第一性的,“律令”是第二性的。“律令”产自“自然”;非“自然”由“律令”产生、“有人……为之律令,使必循之”也。

2. 说明“文法有二”:一是“大同”者,“为一切语言所公有”。所谓大同指十七世纪法国阿尔诺Antoine Arnaud)和兰斯洛Lancelot)所创立的唯理语法,又名普遍语法。这种学说认为语言是思想的表现,所以语言与思想有内在的联系。思想是普遍的,不可变易的;因此一切语言的语法应该是共同的,不可变易的。一是“专国”者,“为一种之民所独用”,也即各个民族语言所独特之语法。严复所说“文法有二”,跟马建忠《马氏文通》中所谈的认识相同。马氏说:“各国皆有本国之葛郎玛,大旨相似;所异者,音韵与字形耳。”“斯书也,因西文已有之规矩,于经籍中求其所同所不同,曲征繁引以确知华文义理之所在。

3. 说明文法与语言的关系。严氏说:“文法有二:有大同者焉,为一切语言文字所公有;专国者焉,为一种之民所独用。而是二者,皆察于成迹,举其所会通以为之谱。夫非若礼典刑者有所制作,颁垂则一而已”。所谓“成迹”,指已存之语言事实;所谓“谱”,指根据语言事而归纳出的规则。这样,严氏是说,不管“大同”之文法,还是“专国”之文法,都是语言中存在的客观法则,不像“议礼典型”人为的“有所制作,颁垂则一”。

4. 提出“文法”“文谱”两个术语,区分两个概念。前者是指语言自身固有之客观法则;后者是指学者研究语言固有之客观法则而归纳出的文法规则即文法学、文法书。

5. 说明文谱与语言学习的关系。严氏说明有两种语言学习:一是母语学习,一是英语学习。不管哪种学习,严氏明确指出是靠环境习得,不是靠文谱。引用庄周的话说:“生于齐者不能不齐言,生于楚者不能不楚言。”“小儿学语,耳熟口从,习然而已;安有所谓法者哉”。“诚欲精通英文,则在博学多通,熟之而已。严氏两次说:“文谱者,讲其所已习,非由此而得其所习也。”这是说,文谱是讲述已经学到的语言的法则,不能由文谱得到要学会的语言。严氏特别指出:“徒执是编(“编”指《英文汉诂》),以为已足(足能学会、学好英语),是无异钞食单而以为果腹”;如果“诵书谱而遂废临池斯无望已”。

 

严氏“叙”的内容作以上介绍、分析;可看出其中一些观点、提法,在今天还有现实意义。如现在研究语法,提出要注意汉语特点和语言的共同点以及二者的关系(这即相当严氏说的“专国”文法跟“大同”文法的区别和关系)。又如第二语言教学,提出要重视语言习得训练及其规律研究(这即相当严氏说的“耳熟口从”“博学多通”);再如汉语教学,不管是对内和对外,提出要摆正语法学的位置,不应夸大语法的作用(这即相当严氏说的“文谱者讲其所已习,非由此而得其所习也”)。又再如我们常讲“语法”有两个含义:一指语言自身的语法规则,一指研究语法规则的学问即语法学、语法书。严氏在“文法”之外,另立“文谱”一名,两个含义明白分开了。

 

根据这些,所以说百年前出版的严复《英文汉诂·叙》,今天读起来仍有亲切感;堪为中国语法学史上的一篇光辉文献。                               

 

                                                                              

 

               八十自铭          张贵生*

 

 

生寄死归 哲人有训 我今竖碑 愧夫庸情 民国甲子 父母赐身 启蒙梓材 牛伴书声

就读道林 抗日军兴 毕业关庙 寇迫洞庭 石中三年 烽火无惊 既升九澧 志切远引

溆浦失学 幸奔铜仁 安读年半 国危从军 甫操枪炮 喜见敌崩 升学国师 南岳履新

旋入铁路 工作羊城 南国解放 复学情殷 归里遇阻 承乏育人 既参土改 专教语文

大鸣大放 言无不尽 左风突发 右派压顶 挖荒羊角 修堤洞庭 涔泹学船 水肿幸存

归有六口 嗷嗷谁怜 谋生无计 衣物换尽 床前无履 芒鞋斥陈 床上无帐 黠鼠纵横

史无前例 文革祸兴 狠扫刘毒 批斗游村 我因诗词 坐罪观音 祸福倚伏 竟孕形声

脑为字库 取之不尽 心维指画 恝然忘形 九月获释 奋翻垭门 早出晚收 暇必学文

石榴坡高 白杨湾深 建库挑煤 踏洪履冰 夏日炎炎 双抢正殷 猛打田灰 豪逐烟云

人满庄塌 水库大兴 我凭扁担 长年驰奔 廿年艰辛 汇入长程 汉字钻研 初成论文

一九七九 拨乱反正 重执教鞭 晚景激人 八三退休 继志形声 民调写志 业馀兼行

讨论汉字 八七赴京 形声字谱 八九初成 尔后十年 扩修频频 形声四通 终于功竟

案呈语委 未获争鸣 文投港语 四度刊行 窃意汉字 中华精魂 隶变以来 滥于俗成

百年文改 又惑拉拼 单纯简化 忽于表音 究我楷篆 上考甲金 改革之道 贵正意音

形声简化 音准义明 科学系统 高效绝伦 三个代表 核心为民 汉字易学 民智飞腾

世界一体 地球为村 汉语易通 五洲同声 莫谓曲高 亟待知音 八十铭之 寄意来轸

                                                                                                                                  200310     

 



* 孙良明先生, 济南市 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

1. 据商务印书馆光绪三十年版(1904);原文是行书、草书,由山东著名书法家李继曾先生指教辨认,特致谢忱。如有不当,责任在自己。

* 张贵生先生, 湖南慈利退休初中语文教师, 本刊作者。作者的“八十自铭”, 概括了上世纪一位教师的大半生遭遇, 令人联想起杜甫诗史式的自述“落日心犹壮, 乾坤一腐儒”── 编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