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大詞典》漏收《淮南子》山川地理

詞目輯證

 

何志華*

 

 

羅竹風主編之《漢語大詞典》(下文簡稱《大詞典》)以古今兼收,源流並重為旨,著重從語詞的歷史演變過程加以全面闡述1 考《大詞典》正文十二卷(另有《附錄.索引》一卷,收詞近四十萬條,實為研究古今漢語之瑰寶。然細考之《大詞典》在收詞立目上尚有可商之處,歷來學者亦嘗就《大詞典》漏收詞條等方面提出意見。其中曲文軍先生先後發表有關《漢語大詞典》漏收詞目論文多篇,2另陳建初、喻華兩位先生發表〈《釋名》中部分未見於《漢語大詞典》的語詞考3 

  曲文軍先生〈《漢語大詞典》漏收詞目調研報告〉就《漢語大詞典》漏收詞目進行統計,通過抽樣調查,選定十個字頭,對比《大詞典》所收詞目,結果發現《大詞典》漏收詞目達34%。考先生以抽樣形式進行調查,可以得其梗概,然而,就研究方法而言,卻未算精密。倘能全面蒐集古代單一重要文獻所見詞彙,對比《大詞典》所收詞目,或可進一步理解《大詞典》漏收詞目之情況。《淮南子》乃漢劉安所著,劉安乃漢高祖少子劉長之子,文帝十六年(公元前164)立為淮南王,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因謀反自殺。劉安為人好讀書鼓琴,不喜弋獵狗馬馳騁,招致賓客方術之士數千人,作《淮南子》二十一篇,其旨與老子相近,淡泊無為,蹈虛守靜,出入經道,而天地之理,人間之事,帝王之道,無不兼賅。其書本名《鴻烈》;鴻,大也;烈,功也。及後劉向重新校定,名之曰《淮南子》,後世多有稱述。

  《淮南子》有漢許慎、高誘兩家注,然皆散佚不完,宋人取高注十三篇,配以許注八篇,今傳本即二家合注本。考高誘為學質樸,學者每多推崇,所注《淮南》詞彙,足為研習《淮南》義訓所資。

  考古代山川地理之學,所涉淵博,詞目眾多。《隋書.經籍志.地理書.小序》云:

漢初,蕭何得秦圖書,故知天下要害。後又得《山海經》,相傳以為夏禹所記。武帝時,計書既上太史,郡國地志固亦在焉,而史遷所記,但述河渠而已。其後劉向略言地域,丞相張禹使屬朱貢條記風俗,班固因之作〈地理志〉。其州國郡縣,山川夷險,時俗之異,經星之分,風氣所生,區域之廣,戶口之數,各有攸敘,與古《禹貢》、《周官》所記相埒。是後載筆之士,管窺末學,不能及遠,但記州郡之名而已。4

由此可見,古代山川地理之名,其有系統之整理紀錄,始自漢朝司馬遷、劉向、朱貢、班固,漢世以後,由於古史地理資料匱乏,學者每感難於董理。考《淮南子》成書於西漢武帝年間,書中所記古代山川地理名物眾多,東漢高誘於此等詞彙又多有訓解,足為研習古代山川地理學者參考,彌足珍貴。惜乎《大詞典》編者於此等詞目訓詁,時有失錄,實為可惜。今試比對高誘、許慎所注《淮南子》山川地理詞目,而相關詞目又未見《大詞典》者,輯錄如下:

 

1. 山名

  《漢語大詞典》多收山名,諸如霍山。《大詞典》據《周禮》鄭玄注、《漢書》顏師古《注》收錄霍山詞目,書證充分,說解詳明。惜乎《大詞典》漏收古代山名者,其數亦多,本文依據劉泖生影鈔北宋本《淮南子》(台北:藝文印書館,1974年,亦即《四部叢刊》本),蒐集《淮南子》所見山名,並以高誘、許慎注解為據,通過比對得知屬《大詞典》漏收者,有下列詞目:

 

1. 嶢山 《淮南子俶真訓》:當此之時,嶢山崩,三川涸。高誘注:嶢山,蓋在南陽。陳廣忠《淮南子譯注》云:在陝西蘭田縣東南。5

2. 上魏 《淮南子墬形訓》:渭出鳥鼠同穴。伊出上魏。高誘注:上魏,山名也,處則未聞。陳廣忠《淮南子譯注》云:當是熊耳山一峰。6

3. 石梁、鮮于、茅盧 《淮南子墬形訓》:股出嶕山。鎬,出鮮于。涼出茅盧、石梁。高誘注:鮮于、茅盧、石梁、皆山名也。鮮于又見《山海經》,用為古水名,《大詞典》亦有收錄,《大詞典》云:

【鮮于】 傳說中的古水名。《山海經北山經》:又北三百里,曰石山,多藏金玉,濩濩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虖沱;鮮于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池。 複姓。漢有鮮于褒。見《後漢書第五倫傳》。7

今據高誘注,可知“鮮于”亦可用為山名。

  至於茅盧,《大詞典》解作草屋 8 其實茅盧亦可用為山名,《淮南子墬形訓》:股出嶕山。鎬,出鮮于。涼出茅盧、石梁。高誘注:鮮于、茅盧、石梁,皆山名也。

4. 委羽 《淮南子墬形訓》:北方曰積冰,曰委羽。高誘注:委羽,山名也,在北極之陰,不見日也。又《淮南子墬形訓》又云:燭龍在鴈門北,蔽于委羽之山,不見日,其神人面龍身而無足。高誘注又云:委羽,北方山名也。何寧《淮南子集釋》引《太平御覽》卷三十六引注作積冰,至寒也。委羽,山名。委羽之北,蓋不見日也。9何寧以為《御覽》所引乃許慎注本《淮南子》,據此可知,許慎、高誘兩家注解皆以委羽為山名。

5. 首山 《淮南子墬形訓》:何謂九山?會稽、泰山、王屋、首山、太華、岐山、太行、羊腸、孟門。高誘注:首山在蒲縣南,阿曲之中,伯夷所隱。陳廣忠《淮南子譯注》云:據原注,當指今山西永濟縣南的首陽山。10

6. 猛山 《淮南子墬形訓》:汝出猛山。淇出大號。高誘注:猛山一名高陵山,在南定陵縣,汝水所出,東南至新蔡入淮。陳廣忠《淮南子譯注》云:在今河南舞陽縣一帶。11

7. 薄洛 《淮南子墬形訓》:漢出嶓冢。涇出薄落之山。高誘注:薄洛之山一名笄頭山,安定臨涇縣西,《禹貢》:涇水所出,東南至陽陵入滑。陳廣忠《淮南子譯注》云:在甘肅平涼縣西,屬崆峒山。12

8. 方皇 《大詞典》收錄方皇,以為古動物名,又釋之為翱翔;遨遊13然而,方皇其實可用為水名或山名。《淮南子道應訓》:強臺者,南望料山,以臨方皇。許慎注:方皇,水名也,一曰山名。

9. 落棠 《淮南子覽冥訓》:朝發榑桑,日入落棠。高誘注:落棠,山名,日所入也。

10. 五行山 《淮南子氾論訓》:武王剋殷,欲築宮於五行之山。高誘注:五行山,今太行山也。在河內野王縣北上黨關也。

11. 苗山 《淮南子修務訓》:苗山之鋋,羊頭之銷,雖水斷龍舟,陸剸兕甲,莫之服帶。高誘注:苗山,楚山,利金所出。

 

2. 古國名

  《大詞典》亦有收錄古代國名,舉例而言,《大詞典》收錄詞目代翟,並舉《逸周書》以為書證,又以孔晁注解為據,可謂信而有徵。考《淮南子》所見國名而屬《大詞典》漏收者,亦有一例:

 

12. 沃民 《淮南子修務訓》:西教沃民,東至黑齒,北撫幽都,南道交趾。高誘注:沃民,西方之國。

3. 古縣名

《大詞典》亦有收錄古代縣名,舉例而言,《大詞典》收錄詞目南野,以為古代縣名。《大詞典》云:

【南野】古縣名。秦置。故城在今江西省南康縣西南。《漢書地理志上》:豫章郡,縣十八:南昌……南野。《淮南子人間訓》:乃使尉屠睢發卒五十萬為五軍,一軍塞鐔城之嶺……一軍守南野之界。高誘注:南野在豫章。14

按今本《淮南》二十一卷,或為許慎《注》,或為高誘《注》,自宋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已不能辨別,陳振孫云:《淮南鴻烈解》二十一卷,漢淮南王安與賓客撰。後漢太尉許慎叔重注。案《唐志》又有高誘注。今本既題許慎記上,而詳序文則是高誘,不可曉也。15 及至近人陶方琦考之《蘇魏公集》,始得蘇氏辨別許、高之法,凡篇首有題因以題篇者屬高《注,無者屬許《注。今本《淮南子》二十一篇,其中篇首有題因以題篇者十三篇,計為〈原道訓〉、〈俶真訓〉、〈天文訓〉、〈墬形訓〉、〈時則訓〉、〈覽冥訓〉、〈精神訓〉、〈本經訓〉、〈主術訓〉、〈氾論訓〉、〈說山訓〉、〈說林訓〉、〈修務訓,均屬高誘《注》本,另八篇屬許慎《注。按《淮南子.人間訓》屬許慎注本《大詞典“南野”義訓所據其實為許慎注。至於《淮南子》所見縣名而屬《大詞典》漏收者,有下列詞目:

 

13. 歷陽 《淮南子俶真訓》:夫歷陽之都,一夕反而為湖,勇力聖知與罷怯不肖者同命。高誘注:歷陽,淮南國之縣名,今屬江都。

14. 臨洮 《淮南子氾論訓》:丁壯丈夫,西至臨洮、狄道。高誘注:臨洮,壟西之縣,洮水出北。

 

4. 古都邑名

  《大詞典又收錄古邑名,舉例而言《大詞典》據《逸周書》收錄中野詞目,又據朱右曾說以為古邑名,可謂信而有徵。考《淮南子》所見都邑之名而屬《大詞典》所漏收者,有下列詞目:

 

15. 朝歌 《淮南子原道訓》:耳聽朝歌北鄙靡靡之樂。高誘注:朝歌,紂都。

16. 尤人、終人 《淮南子道應訓》:趙襄子攻翟而勝之,尤人、終人。許慎注:尤人、終人,翟之二邑。

17. 廩丘 《淮南子氾論訓》:故聖人之論賢也,見其一行而賢不肖分也。孔子辭廩丘,終不盜刀鉤。高誘注:廩丘,齊邑,今屬濟陰。

. 古江河水澤之名

  《大詞典》亦有收錄古代水名,舉例而言,《大詞典》收錄詞目余吾 然而,《大詞典》其實亦有漏收古代水名者,以《淮南子》所見水名為例,屬《大詞典》所漏收者,有下列詞目:

 

18. 疇華 《淮南子本經訓》:堯乃使羿誅鑿齒於疇華之野。高誘注:疇華,南方澤名也。

19. 雩婁 《淮南子人間訓》:孫叔敖決期思之水而灌雩婁之野。許慎注:雩婁,今廬江是。

20. 濁水 《淮南子修務訓》:擊吳濁水之上,果不破之,以存楚國。高誘注:濁水,蓋江水。按《大詞典》有收江水,以為即長江。

 

6. 《大詞典》於山川地理之“一詞多義未能辨明例

  古代山川地理之名,有兼指山岳、江河,而又同時表示縣邑者,是為一名多用,古書習見。《大詞典》編者對此一歷史現象當然理解,舉例而言,《大詞典》收錄詞目既用為古邑名,又同時用為山名及水名,其地理位置皆與陝西省隴縣相近。古人於山川地理之名,可以一名多用,當毋庸置疑。本文以《淮南》所錄山川地理之名,比對《大詞典》所收同名詞目,得見《大詞典》編者偶有疏失於該目同名異用之情況,舉例如下:

 

21. 鮮于 《大詞典》收錄鮮于,以為古水名。《大詞典》云:

【鮮于】傳說中的古水名。《山海經北山經》:又北三百里,曰石山,多藏金玉,濩濩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虖沱;鮮于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池。16

鮮于既用為水名,又可用為山名,《淮南子墬形訓》:鎬出鮮于。涼出茅盧、石梁。高誘注:鮮于、茅盧、石梁、皆山名也。

 

7. 《淮南》山川地理之名有誤而《大詞典》闕疑不錄例

上文通過比對《淮南子》山川地理之名,與《大詞典》所收詞目,得見《大詞典》漏收21例,可見《大詞典》編者不無疏失之處。然而,本文在比對的過程中,亦同時發現《大詞典》編者在收錄山川地名時,其謹嚴之收詞態度,試舉三例說明如下:

 

1. 目飴 《淮南子墬形訓》:衽出濆熊。淄出目飴。高誘注:目飴,山名。可見高誘以為“目飴”為山名,看似信而有徵。然而,細考何寧《淮南子集釋》云:

《元和郡縣志》淄川縣云淄水出縣治東南原山,去縣六十里。與《淮南所說不同。《志》云宋置貝丘縣,隋開皇十八年改為淄川。《淮南》本文淄出原山,讀者以山在貝丘境,因記貝丘二字於原山旁,傳寫訛挩貝丘原並入正文形近,合字為一,遂誤,後人又字以適句耳。其竄誤之跡,可鉤考而知之。17

據此可知,目飴二字,或因《淮南》文本傳鈔有誤使然,本無其山,《大詞典》闕疑不錄,亦可理解。

2. 高褚  《淮南子墬形訓》:丹水出高褚。高誘注:高褚一名嶺山,在京兆上雒,丹水所出,東至均入沔也。王念孫《讀書雜志》云:

劉績曰:冢嶺山在陝西西安府商縣南,丹水出於此,東流至河南內鄉縣,與淅水合流入漢江,非此所謂丹水也。高褚恐高都之訛。漢上黨高都縣莞谷,丹水所出,東南入絕水(見《地理志》。)今山西澤州高平,即高都有丹水,源出仙公山,南流合白水,入沁河,此丹水是。念孫案:劉說是也。〔……〕此作高褚,豈字古通作,因誤為與? 18

據此可知,高褚用為山名,雖有《淮南子》及高誘注以為書證,仍有可以商榷之處,《大詞典》闕疑不錄,亦不無道理。

3. 魯平  《淮南子墬形訓》:歧出石橋。呼池出魯平。高誘注魯平、山名也。《大詞典》未有收錄魯平詞目。然考莊逵吉本《淮南子》記莊氏注云:

孫編修云魯平疑當作魯乎。此山亦名武夫,古聲武、魯;夫、乎相近。19

再查《大詞典》詞目,得見《大詞典》已收武夫一目,義項眾多,其中已有解作山名者,《大詞典》云:

【武夫】古代神話中的山名。《山海經海內經》:〔南海之外〕有九邱以水絡之。名曰陶唐之丘……武夫之邱。郭璞注:此山出美石。 20

由此可見,《大詞典》編者不收魯平而收武夫,或已知兩山異名實同。

 

結 語

《漢語大詞典》編者於〈前言〉嘗謂專科詞只收已進入一般語詞範圍內的,以與其他專科辭書相區別。然而,誠如上文所列例證《大詞典》其實已有收錄古代山名諸如霍山、古國名諸如代翟、古縣名諸如南野、古邑名諸如中野、古水名諸如余吾等,則於文獻有證之其他山川地名,似不宜有所遺漏,否則去取不一,準則未明。本文蒐集書證,查檢《淮南子》所見山川地理之名,而有許慎、高誘訓解為據,而相關詞目又不見《漢語大詞典》21例,望《大詞典》編者將來修訂補充該書詞目時,可以酌斟考慮補入上述詞彙。

 

參考文獻

1.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

2.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沿襲舊誤的問題.辭書研究, 2005 (3).

3.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漏收青樓夢詞目補釋(一).江海學刊, 2000 (1).185.

4.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漏收青樓夢詞目補釋(二).江海學刊, 2000 (4).119.

5.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漏收青樓夢詞目補釋(三).江海學刊, 2001 (1).131.

6.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漏收型世言詞目研究.石河子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1 (4).

7.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漏收典故研究.唐山師範學院學報, 2003 (4).

8.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漏收詞目調研報告.浙江樹人大學學報, 2005 (1).

9. 陳建初,喻華:釋名中部分未見於漢語大詞典的語詞考.古漢語研究, 2004 (2).

10. 陳廣忠.淮南子譯注.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0.

11. 何寧.淮南子集釋.收入新編諸子集成.北京中華書局, 1998.

12.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10.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

13. 王念孫.讀書雜志.江蘇:江蘇古籍出版社, 2000.

14. 魏徵,令狐德棻.隋書.冊四.北京:中華書局, 1973.

15. 莊逵吉校.淮南子.收入諸子集成.北京:中華書局, 1954.                

 

 

                                                                              

 

                        伍铁平 (北京)

 

 

  贵刊第87期所刊周老的长文〈旧事重提谈拼音……〉写得极好, 我完全同意。只是p.23说“彭楚南被错划为右派, 折磨而死!”, 这不符合事实, 1962年调进中国社科院外语研究室, 任第二组(即後来的“国外语言学”研究室〈国外语言学〉编辑部)组长, 他就在我组, 责编了〈语言学资料〉(《国外语言学》的前身)1962年第8, 其中多篇论文是译(用笔名“彭力”), 此事可以确证。1962仍有正常的工作, 可见并未于反右时“折磨而死”。把他打成右派当然是严重的错误。1976年後语言所党纪长要给他改正, 他拒绝, 说他并非右派。後来(忘纪哪年)他想回印尼, 听说病逝于广州。                                                       



* 何志華先生,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 中國文化研究所 中國古籍研究中心

1.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前言(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

2. 曲文軍.漢語大詞典”沿襲舊誤的問題.辭書研究.2005 (3)漢語大詞典漏收青樓夢詞目補釋(一(二(三)江海學刊, 2000 (1).185、江海學刊, 2000 (4).119、江海學刊, 2001 (1).131;漢語大詞典漏收型世言詞目研究.石河子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1 (4).61-65漢語大詞典漏收典故研究.唐山師範學院學報, 2003 (4).15-21;漢語大詞典漏收詞目調研報告.浙江樹人大學學報, 2005 (1).61-65.

3. 見:古漢語研究. 2004 (2).82-86.

4. 魏徵, 令狐德棻.隋書.冊四.北京:中華書局, 1973.987-988.

5. 陳廣忠.淮南子譯注.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0.209.

6. 陳廣忠.淮南子譯注.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0.209-210.

7.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卷中(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 7635.

8.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卷下(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5456.

9. 何寧.淮南子集釋.收入新編諸子集成.北京中華書局, 1998.335.

10. 陳廣忠.淮南子譯注.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0.180.

11. 陳廣忠.淮南子譯注.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0.210.

12. 陳廣忠.淮南子譯注.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0.209.

13.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卷中(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4043.

14.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卷上(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381.

15.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10.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301.

16.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卷下(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7635.

17. 何寧.淮南子集釋.收入新編諸子集成.北京中華書局, 1998.366-367.

18. 王念孫.讀書雜志.江蘇江蘇古籍出版社, 1985.808.

19. 莊逵吉校.淮南子.收入諸子集成.北京中華書局, 1954.65.

20. 漢語大詞典編輯委員會.漢語大詞典.卷中(縮印本).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1997.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