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词探源

 

张铁文*

 

 

提要:字母词的出现是汉语词汇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事件。本文剖析了明末到清末民初这一时期随着中西文化交流的发展,随着西学的传入,到清末民初汉语字母词开始在汉语词汇中出现这一历史过程。同时讨论了对字母词溯源时采用的方法及进一步研究的方向。字母词研究是近年汉语词汇研究的热点之一,但在字母词发展史的研究方面一直较为薄弱,本文的探索使字母词这一词汇类集的研究进一步走向深入。

 

  字母词的出现是汉语词汇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事件,是明末以来中西交流日益频密的必然结果。字母词的出现使汉语词汇开始由以纯汉字词语构成向以纯汉字词语为主体兼容少量非汉字词语1 构成的形态转变。

通常所说的字母词实际是一种简略的说法,汉语中字母词主要指在汉语中较常见常用的由西文字母与汉字混合构成或者纯粹由西文字母构成的词语,如X光、DVD,这里的西文字母主要指拉丁字母、希腊字母等。汉语西文字母词是汉语词汇中一个比较独特的类集,构成成分比较复杂,从来源上看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占绝对多数的汉语外来字母词,另一类是数量较少的汉语原生字母词,主要是汉语拼音字母词。建国前汉语字母词数量较少,使用不普遍。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字母词的数量显著增长,常见的有数百个,从而成为词汇研究者关注的对象,成为汉语词汇研究的一个热点,目前已有一百多篇相关论文发表,有两本字母词词典出版,有1篇博士论文和11篇硕士论文专门讨论字母词问题。然而,对字母词这一词汇类集的产生及发展演变过程方面的研究却非常薄弱。当然对词源的探求向来是词汇研究中的一大难点,然而我们不能因此就忽略这方面的研究,因为词源信息是词汇研究的基本信息,是词汇研究的一个重要基础,这方面的研究无法深入,词汇研究必然缺少扎实的根基。相对于其他汉语词汇的词源研究,字母词的词源研究难度相对要小一些,因为字母词一方面总数量不太多,常用的有几百条,总量约有几千条,另一方面字母词有明显的特征,就是字母词里必然含有西文字母,这一特征使我们可以比较容易地从汉语文本中发现它们,在目前文献电子化水平还不够高的情况下,这一点对字母词研究具有很特殊的意义。

字母词是汉语词汇中一个较晚出现的类集。明末葡萄牙殖民者租占澳门后,拉丁字母开始传入中国,鸦片战争后,随西学传入速度的加快,汉语中先是出现了一些准字母词非典型的字母词,如化学元素符号的出现,到维新运动时期,一些比较典型的西文字母词开始在汉语中出现,从此正式揭开了西文字母词在汉语中发展的序幕。

1. 西文字母与汉语的接触时期(16世纪-19世纪中叶)

15世纪末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和16世纪欧洲新航线开通后,西方的触角开始伸向全球,尤其是东方。葡萄牙人是较早来华的西方人。1553年(明嘉靖年间),葡萄牙殖民者租占澳门进行殖民和贸易活动,中西语言由此开始了较具规模的接触2以拉丁字母为代表的西文字母由此开始传入中国

早期西文字母与汉语的接触主要表现在两方面:双语词典的编纂和用拉丁字母为汉字注音。

  双语词典的编纂方面。1582年,意大利 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到达澳门,而后以澳门据点先后到广东浙江北京等地传教,同时将一些学术书籍译介到中国。1583年到1588年居住在肇庆期间,利玛窦编撰出他的第一本汉西双语词典—《葡汉字典》3。此后,一些汉西双语词典先后问世,如1640西班牙 道明会传教士编写的《汉语西班牙语词汇》,1694意大利传教士编写的《汉语拉丁语字典》,1817-1823年新教传教士马礼逊 (Robert Morrison) 澳门出版的《华英字典》。这些双语词典的编纂,主要是给到中国活动的传教士提供方便,对汉语影响较小。

  用拉丁字母为汉字注音是汉字拼音化或汉语拼音化的形式之一。1605年,利玛窦在北京出版了《西字奇迹》,其中有4篇汉字文章加了拉丁字母的注音。1626年,法国 耶稣会传教士金尼阁 (Nicolas Trigault) 杭州出版了《西儒耳目资》,该书用拉丁字母给汉字注音,注音所用的方案是在利玛窦方案的基础上修改而来。此后汉语拼音化持续发展,先后出现其他传教士和清代学者的一些方案。

  早期西文字母与汉语的接触也有其他一些形式,如罗马数字的使用。

  罗马数字是欧洲在阿拉伯数字传入之前使用的一种数码。罗马数字采用七个罗马字母(即拉丁字母)(1)X (10)C (100)M (1000)V (5)L (50)D (500) 组合表示数字,如123可表示成Ⅰ、Ⅱ、Ⅲ。明末清初欧洲机械钟表开始传入我国,1601利玛窦送给明代万历皇帝两架自鸣钟,对我国开始制造机械钟有一定的影响,钟的盘面即有罗马数字时间标示。1809年(嘉庆十四年)徐朝俊的《自鸣钟图法》一书中对自鸣钟表盘上的罗马数字及其读音有详细说明。欧洲机械钟表传入后,中国也开始仿制,但其影响的范围应该也比较窄,当时可能只被视为“洋玩艺”,一种奢侈品。对大众产生较大影响大致从20世纪初期开始。另外利玛窦《理法器撮要》4 一书的插图中出现罗马数字标注的情形。早期机械钟表盘面罗马数字的使用及图中的标注可视为罗马数字在汉语中开始出现的早期形态。汉语中罗马数字被正式用作序数词恐怕是清末民初以后的事,今天在一些论文或标题中常可看到用作序数词的罗马数字,但其与汉语中作序数词的拉丁字母还是有所不同,区别在于拉丁字母读字母音,而罗马数字仍读汉字序数音。如果以较宽的标准看,钟表上的罗马数字及图中的罗马数字标注形式可以视为汉语字母词的雏形,可以视为准字母词类字母词。今天,奔Ⅲ、欧Ⅳ这样的含有罗马数字的字母词已经为大众所熟悉和接受。尽管奔Ⅲ、欧Ⅳ这样的词语书写形式上类似X光一类的字母词,但其字母读音仍按汉字音而非字母音,与典型的字母词在读音上有较大差别,可将其视为非典型的字母词。

 

. 西文字母词逐渐融入汉语的时期(19世纪中叶-民国初年)

 

2.1 晚清至民国初年汉语字母词的发展

  从鸦片战争前后开始,中西交流增多,翻译活动大量增加,出版活动也不断发展。早期的中文刊物,《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遐迩贯珍《六合丛谈》等暂未看到有西文字母的身影。大致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起,汉语文献中先是开始出现夹用拉丁字母的情形、类似字母词的词语及非典型的字母词。1863212《上海新报》一则启事中有“如有客商赐顾者,请即出询字林行其爱 GA 便知下落也”。1869124日《上海新报》一则“拍卖市房”的消息中有“无锡路 T 字第四十六号至五十号止”。类似情形可以在这一时期的《上海新报》上看到很多,这一时期汉语文献中开始出现夹用拉丁字母的情形。187283日《申报》82号上的“各货大行情”中列有“二六洋标布 双X”,813《申报》90号上的“各货大行情”中列有“二四次洋标布 六磅 T”。其中的“双 X、六磅 T”可能是汉语中较早出现的由汉字和字母混合构成的商品牌子,之后出版的行情中也有很多类似情形。189619日《申报》一则招股消息中有“A字股份即卖家股份,占一万五千股,B字股份即平常股份,四万五千股”字样,出现类似字母词的“A字股份、B字股份”。1880年、1881年《花图新报》已出现用 abc 等标注的图,此后的文献中类似情形渐增,可以视为汉语中用拉丁字母作序数词的雏形。到维新运动前后,比较典型的字母词开始产生,至民国初年,字母词数量略有增加。早期字母词主要出现在化学、物理、音乐、交通、天文等领域。

 

2.2 早期出现字母词的几个领域

  2.2.1 化学领域早期出现的字母词

  1854年,合信 (Benjamin Hobson)《博物新编》中提到化学元素56种,当时称元素为“元质”,提到的元素有“养气、淡气、炭气”等,名称与今名有差异,未出现元素符号。

  1868江南制造总局的《格物入门》一书出版,这是中国第一部系统介绍声光电化的著作。该书系统介绍了元素符号表示法,书中提到当时已知“原质”(即今元素)有62种,列举了其中的42种,当中25种有“华名”(即汉语译名),17种无,对译表中有“铜 Au、养气 O、淡气 N、白银 Ag、炭精 C”等。

  根据汉语字母词各自在汉化程度、使用频率、适用语体等性质上的不同,我们可以把汉语字母词大致分为典型的和非典型的两类。汉化程度比较高,口语和书面语使用频率都很高的字母词,典型性偏强,汉化程度低,口语和书面语使用频率低的字母词,典型性偏弱。元素符号“Cu”等由于非语言符号特征较强,常用于书面的化学式、分子式中,较少单独使用,汉语口语几乎不说,或见到“Cu”时干脆用汉字词“铜”替代,因此可视为非典型字母词。这样,我们可以把1868年《格物入门》一书中出现的元素符号视为汉语最早出现的字母词。当然,尽管如此,书中的字母词用例也属于非典型的用例,因为元素符号出现于对译表而非正文中。

 

  2.2.2 物理领域早期出现的字母词5

  (1) 夫琅禾费谱线中的D线等吸收谱线的出现

  1814年,德国物理学家夫琅禾费Joseph von Fraunhofer用自己改进的分光系统发现太阳光谱中有许多条暗线。他将太阳光谱记录下来,并将主要颜色部位的8条强暗线用字母 AB、……H 标出,这些暗线今天叫做夫琅禾费线1897年《续西学大成》和《中西新学大成》的光学部分都提到夫琅禾费线,指出有 ABCD 等命名,尤其是其中的 D 线(钠吸收谱线)被多次提到,这是夫琅禾费线词族出现字母词的开始。夫琅禾费谱线中的“D 线”等吸收谱线,因为专业性较强,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较低,可视为非典型的字母词。

 

  (2) X 射线词族中的字母词的出现

  1895德国物理学家伦琴Wilhelm Conrad Röntgen)偶然发现一种穿透力很强的射线,命名为 X 射线(X-ray)1898年《光学揭要》的“光学附”部分出现了“X 线”的字样,这是目前已知的国内首见的“X 线”用例。也是汉语典型字母词中目前所见到的最早用例。1899105日,《知新报》又出现了“X 光”的用例。1903年出版的《新尔雅》收录了“X 光线”一词,这是汉语词典首次收入字母词。

  X 线、X 是今天汉语中相对常见的字母词,也是出现较早的字母词,是目前已知的最早产生的字母词中较具代表性的例子,它们的出现说明较为典型的字母词在19世纪末就已在汉语中出现。1860年以来,尤其是1897年前后几年,字母词开始融入汉语词汇,使西文字母在汉语书面形式中由非正式、零星的出现向相对正式、固定、逐渐融入汉语的状态转变。同时也说明这一时期汉语使用者对汉语书面形式由纯汉字形式向夹用西文字母形式转变,接受程度有所升高。X 线、X 光的出现也说明汉语中较为典型的字母词首先产生于物理领域。

 

  (3) 物理领域出现的其他字母词

  除以上两类外,物理领域早期出现的汉语字母词还有其他一些,如1906年《近世物理学教科书》中出现 N 极、S 极、CGS 法(CGS,当时的三个主单位厘米、克、秒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等字母词。

 

  2.2.3 音乐领域早期出现的字母词

  西洋音乐在明末经澳门传入。五线谱的传入,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是1713年的《律吕正义》续编,书中记述了五线谱及音阶、唱名等,书中出现了一些符号,但音乐名词中未出现字母词。

  19世纪中叶以后五线谱随西方传教士的传教及新学的兴办而有所推广。1872山东教会学校登郡文会馆传教士自己编写《西国乐法启蒙》这种较为系统性的教材,教给学生们西方乐理知识6《西国乐法启蒙音乐名词中仍未出现字母词,但提到当时西乐译名的混乱,谈到西乐中七个基本音的音名西方用C D E F G A B表示,中国则用 表示。书中五线谱乐谱中把今天常见的“C调”标为甲级”

  从1904年前后开始,在国内及日本,各种各样的唱歌书陆续刊行,国内许多新学堂也逐渐普遍开设了“乐歌课”。1904年《新民丛报》第20号志忞的《音乐教育论》一文中就出现了C调”“G调”“B调”等音乐名词。这是音乐领域较早出现的字母词。由此可以推测,音乐中的术语如C大调、A小调、C音、G音、D商调、E角调等在这一时期开始出现。

 

  2.2.4 交通领域早期出现的字母词

  SOS 是国际莫尔斯电码救难信号,国际无线电报公约组织1908年正式将它确定为国际通用海难求救信号。因此该信号在中国的出现应该也在这一时期。

  SOS 莫尔斯电码“… --- … ”所代表的字母,是国际上曾通用的紧急呼救信号,现在也用于一般的求救或求助。1906年,第一次国际无线电报会议 柏林召开,有27个国家参加,通过了《国际无线电报公约》,确定了各种无线电报业务的频率划分,并通过了国际统一的呼救信号“SOS”。SOS 产生后未马上得到推广,而是跟1903年提出的但未正式确定的呼救信号 CQD 混用了一段时间,到1912泰坦尼克号沉没后才逐步推广开来。由于海运的国际性特点,SOS 应该会很快传到中国。中国于192091日加入国际无线电报公约。目前汉语文献中看到的 SOS 较早用例出现于 192071出版的《航空》(航空月报编纂所)第一卷第3期,在《航空条约附约丁》文中有“用视号或无线电,发国际通用信号 SOS 三个字母”字样。从时间上看,在中国正式加入国际无线电报公约之前,SOS 就已经在中国使用,并且不只用于航海呼救,还用于航空领域。

 

  2.2.5 天文领域早期出现的字母词

  1903年出版的《天文揭要》中提到“星座诸星西方用希腊字母记”。1911年出版的《天文新编》中出现“仙女 R 星、彗星 1910b、鸿鹄 Y 星、人马宿 U 星、天龙之 α 星”等词语,可视为天文领域早期出现的一些非典型的字母词。

  2.2.6 数学等领域早期出现的字母词

  1898年前后的一些刊物上已可看到少量现代形式的数学符号,如《格致新报》1898年第4期中向读者解释封面时出现 a + b 等内容,第5期出现 x + y = 10 等内容1908年前后很多数学符号在期刊中都可见到,可以推测这一时期现代形式的数学符号已开始大量进入汉语并被汉语使用者接受。1908年《理工》第2期中出现了常用的数学符号 π可视为数学领域较早出现的字母词。计量单位方面,早期外来计量单位多采用汉字形式表示,1908《理工》第2期中出现 Kgmmcmmm2 等形式,可视为早期出现的计量单位类字母词。

 

2.3 其他一些可能较早出现的字母词

  除了上述有确切资料的字母词之外,还有一些字母词的起源较早,但目前尚未发现有确切资料说明它们在民国建立之前进入汉语,这样的字母词有以下一些。

  1863德国化学家维尔布兰德Joseph Wilbrand首次制得 TNT 炸药。192310月出版的《科学大纲》中出现了 TNT 的早期形式。民国前的用例尚未见到。

  K 党是汉语词典较早收入的字母词之一。1866K 党成立。192391日《申报》有“美国K 党之反对者”一文,这是目前汉语文献中已知的“K 党”的较早用例,从其产生到在汉语中出现,中间跨越几十年,暂未看到更早用例。

  酒类进口晚清已很活跃。有资料指出,轩尼诗 XO 始创于1870年,1872年首次在中国上海出售,1900轩尼诗酒厂法国政府正式登记 XO 这个级别。但这一时期 XO 的确切用例尚见到。

  摄影方面。从1905年到1923年间,柯达公司推出了柯达格拉弗莱克斯新闻相机,快门时间有 TB1/10~1/1000 秒等。1915年《科学》第2期《照相术》一文中有快门调节旋钮图,上面标有 BT 字样,显示这一时期 B 门、T 门应该已经在汉语中出现。民国前的用例尚未见到。

 

3. 字母词探源的方法和手段

 

  字母词源流研究主要涉及语言接触、中国翻译史、中国出版史、中国宗教史、中国科技史、汉语词汇史、汉语拼音化发展、各学科的发展史、教科书编纂等诸多领域,涉及领域广阔,涉及文献资料浩繁,时间跨度较长。从纷繁复杂的语料中进行研究难度很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运用科学的方法和先进的研究手段来考察,才能获得我们所需要的有价值信息。

  根据目前的科学研究所能达到的水平,采用的研究方法主要有两种:即逆推法和正推法。

 

3.1 逆推法 就是对目前掌握的实际使用的字母词逐一进行溯源。目前汉语字母词的数量大致有2000-3000,比较常用的大致有400-600。一般的字母词词典收词量在1000左右。我们主要对日常生活可能接触到的及专业色彩不是非常强的1000个左右的字母词进行溯源,从溯源结果来看,民国之前的字母词数量较少,约有一、二十个,如 X 线、X 光线,主要分布于物理化学等科技领域及音乐领域;民国时期数量有一定增长,约有几十个,分布领域放宽,到建国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数量有较大增长,1993年后随着通信、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发展,字母词大量增加,至今势头不减。逆推法是探索字母词源头的主要方法。

 

3.2 正推法 即从确定的某一时点开始对其后的所有文献资料进行搜集、整理、分析。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如果文献资料搜集、整理的工作做得足够好,在字母词溯源研究时采用正推法即可7。但实际上由于材料繁多,资料整理工作很不完善,近现代文献电子化工作较薄弱,制约了此方法的采用。

  从目前出现的常用字母词来推测词源,可能出现现在已经被弃用的一些早期出现的字母词被漏查的问题,对这种情况的处理就需要用正推法随机和重点提取早期语料进行分析的办法弥补。如随机选择建国前的小说、杂文、书信、日记类作品了解当时的字母词使用状况,如林徽因书信集中出现 X 光线,《围城》中出现 X 光。针对自然科学领域较早引入字母词的情况,对自然科学类专著、期刊进行重点考察,如“X 射线”的较早用例见于19153月出版的《科学》杂志。另外也要考察辞书中收录字母词的情况,比如,“X 光线”的较早用例见于晚清的汉语词典《新尔雅》,一个词语收入词典时通常已经使用过一段时间,因此可以推测该词的实际出现时间会更早一些。正推和逆推也并不是截然分开的,实践中经常是根据实际情况结合使用。

 

  不论正推和逆推,都需要借助各种书目数据库书目方面如常见的《近代译书目《晚清营业书目《民国时期总书目《中国近代期刊篇目汇录《辛亥革命时期期刊介绍》数据库方面如中国国家图书馆网站http://www.nlc.gov.cn/)提供的馆藏目录、民国期刊,历时性语料数据库如《人民日报》全文数据库、金报兴图数据库、香港中央图书馆网站http://www.hkpl.gov.hk/chi/)的旧报全文检索数据库、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等。也要参考各种史学研究资料,如《中国近代现代出版通史《中国近代报业发展史《中国新闻传播史中国翻译通史《中国近代翻译史《晚清报业史》。还需要利用各种丛书,如《丛书集成初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续编》。最为重要的是尽可能直接查阅第一手原始资料,如《光学揭要《格物入门》等古籍,尤其要注意不同版本的区别,这样才能保证所获得的资料真实可靠。

  汉语中相对常用的字母词约有近千个,利用各种资料可以确定其在汉语中出现的大致时间,梳理出一个相对清晰的字母词发展轮廓。从目前掌握的资料和研究达到的水平来看,汉语中的字母词大致产生于19世纪下半叶,至于更准确的起源时间可能需要更进一步的研究,持续的追踪,同时也有赖于汉语文献电子化的进程,因此目前的研究成果也只能是阶段性的成果。目前的研究主要采用文字资料,影音资料的考察还有欠缺,老照片老电影老资料片等影音资料在晚清已开始出现,随着文献整理工作的日益完善,在今后的研究中这方面将会得到进一步加强。

 

主要参考文献:

1北京图书馆编,《民国时期总书目》,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6-1996年。

2刘涌泉,《字母词词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17月。

3马西尼著 黄河清译《现代汉语词汇的形成—十九世纪汉语外来词》,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79月。

4上海图书馆《全国报刊索引》编辑部编纂制作,《中国近代期刊篇目数据库(1857-1919)》,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2年。

5沈孟璎主编,《实用字母词词典》,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22月。

6史有为,《汉语外来词》,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1月。

7王韬 顾燮光等编,《近代译书目》,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10月。

8香港中国语文学会统筹《近现代汉语新词词源词典》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12月。

9张铁文,《词源研究与术语规范X射线词族的词源研究》,《术语标准化与信息技术》,2005年第1期。

10张铁文《〈现汉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部分的修订语言文字应用》,20064

11周毅,《近代中西交往中的语言问题研究—作为文化现象的洋泾浜英语》,四川大学出版,200612月。

12周有光,世界文字发展史》,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11月。        

 

 

                                                                              

报导

“汉字书同文沙龙 2008年丹东论坛”

20087月中旬举行

 

 

[本刊讯]《汉字书同文研究》丛书编审委员会 成员 汉字书同文学术沙龙理事会, 商後决定:20087月中旬举行“汉字书同文沙龙 2008年丹东论坛”。会址在 辽宁省 丹东市 凤城东汤镇圣泉小区。有兴趣参加者请与 周胜鸿先生联系:

201200 上海 浦东 沙田公寓27202室。                                                                  

 



* 张铁文先生, 北京市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1. 参见王吉辉,《非汉字词语研究》,《南京师大学报(社科版)》1996年第2期。

2. 元代即有意大利人马可·波罗Marco Polo来华,但未留下与拉丁字母传入中国相关的文献资料。

3. 参见马西尼Federico Masini1718世纪西方传教士编撰的汉语字典》《相遇与对话—明末清初中西文化交流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年。

4. 参见朱维铮主编《利玛窦中文著译集》,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年。

5. 详情可参见张铁文《物理领域早期出现的汉语字母词》《语文建设通讯》,2007年第87期。

6. 参见孙继南《我国近代早期“乐歌”的重要发现—山东登州〈文会馆志“文会馆唱歌选抄”的发现经过》《音乐研究》,2006年第2期。

7. 文献资料越完整,研究的结果会越接近语言实际使用情况,但无论如何接近,也几乎不可能完全恢复或重建当时的语言实际使用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