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与“隽小辨及其     许威汉*

 

 

“俊秀”与“隽秀”意义相同, 用之于交际, 约定俗成。然“俊”与“隽”溯源析流, 同中有异, 不当划等号。

“俊”, 许慎《说文解字》说“俊, 材千人也; 从人, 夋声”, 本义是才智出众的人。它的引申义有出色、卓越、英武;雄健、漂亮、秀美等; 又引申为大的意思, 如“时有俊风《大戴礼记·夏小正》便谓“俊者, 大也”。现在较多用来表述相貌俊美“俊”在北方方言中用得较多, 带有方言色彩, 往後南方方言也用开来, 并为汉民族共同语所吸收, 常构成“英俊、才俊、俊秀、俊俏”等复词“俊杰”也常用, 它既保留本义, 又寓引申义。至于古书中“俊”借用为“舜”(用作帝名),《山海经·大荒东经》郭璞注云“俊亦舜字, 假借也”, 这与“俊”的本义、引申义无涉。

“雋”, 许慎《说文解字》说“肥肉也; 从弓所以射”。段玉裁注:“鸟肥也; 从弓隹, 弓所以射隹。”段注专指为“鸟肥”, 并加了“弓隹”二字, 明“雋”从弓从隹构形; 再在“射”後加“隹”字, 示用弓射隹之义。许说苟简而义晦, 段注语明而理顺“隹”是短尾鸟总称, 後世辞书缘肉肥连叙味美以释,“雋”的美好意义随之生发, 引申为才智出众之义, 说成“英雋”“雋”俗写为“隽”“雋”“隽”多半用来称述人“雋永”连用则指文辞含义深长, 不读jùn, 而读 juàn。由于“雋”“隽”多半用来称述人, 遂加“人”旁, 写成“儁””。这样一来,“雋”“隽”“儁””遂成一组异体字。

现在有些辞书把“俊”和“雋”等同起来看待, 有失严密。不妨指出, 原先“俊”的本义就是才智出众的人;“雋”的本义不是才智出众,“雋”的引申义方是才智出众,而引申义的义项不及“俊”的义项多。“俊”和“雋”是一组同义(近义)词, 属词汇学范畴;“雋”“隽”“儁””是一组异体字, 属文字学范畴。了解语词, 重在别异,《辞源》及其他类似辞书混说“儁、儁”是“俊”的异体字, 无法历史地、客观地、全面地展示语言事实。自然, 重视别异, 说起来容易, 做起来难, 这是历来辞书编纂面临的难题。有鉴于此, 拙编《汉字古今字合解字典(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出版, 247万字) 在字目下试加“说明”一项, 即在必要场合另起一行加以点明, 并在每个字目下面先出许慎《说文解字》的解释, 力求汉字的解说形、音、义一分为三, 合三而一。但由于语料上、人力上的局限, 未臻完善, 正有待修订。另加“说明”毕竟是辞书编纂的尝试, 其中失误也还难免。任何学术都有补足发展馀地, 拙编更无例外。又,《汉语学习字典(上海文化出版社, 2000, 127万字) 每字释义前皆列“字源”一项, 乃为其他语文工具书所无, 笔者主审“字源”全部, 甚感大有益于读者, 原来日有更多兼明字源的字典问世, 嘉惠学林。                                                     



* 许威汉先生,上海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