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氏的读音看汉语中历史名词读音的标准化

 

常竹亭*

 

 

汉语的众多历史名词中,许多字的读音往往不同于它在一般意义下的发音,比如吐蕃 () (qiū) 大宛 (yuān) () () 高句 (gōu)       () ()” (ē) (páng) 等等。其中一些字的读音一直未能得到诸如《现代汉语词典》等权威字典的认可。比如,人们对汉字在历史名词月氏中的读音就一直存在着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应该读yuè,而另一种认为应该读ròu。尽管yuè 是该字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标出的规范化读音,但ròu音仍然出现在众多权威出版物中,比如《中国大百科全书》《汉语大词典》《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等。1

一个汉字的读音一旦通过权威字典得以标准化,是不是就不能更改了呢?事实上,及时的矫正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需的。以吐蕃字的读音为例,在第四版《现代汉语词典》中,它的读音是fān(tǔfān),而在第五版中,它的读音就改成了(tǔbō) 2

晁继周在《语言规范、辞书编纂与社会语言生活》一文中指出《现代汉语词典》在贯彻字形、字音规范标准的同时,担负着确定词汇规范的任务,这个任务也是国家赋予的。3 可见,新一版《现代汉语词典》对吐蕃读音的修正也必是经过了审慎的考证。这一类举措是否应该进一步将月氏等类似的历史名词读音囊括其中呢?这些举措对汉语言文字的传承与发展有哪些意义呢?它对文化、历史、乃至民族认同感又有哪些意义呢?

汉语字典中的拼音不仅规范了汉字的读音,而且展示了汉语的多音字特点。很多汉字正是因为其特有的历史意义而拥有了两个或多个标准化读音。这不仅体现了汉语作为一种语言本身的特点,也记载了汉语演变发展的历史信息。这些具有历史特点的读音应该得到保护和维持。

吐蕃字为例,它的汉语读音实为外来语。据《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记载蕃,藏语作‘bod’,为古代藏族自称。根据较普遍的说法是由古代藏语信奉的原始宗教 ——bon)音转而来……4

与此类似月氏的读音也很可能来自古代吐火罗语佉卢语5 可见,这些汉字的特殊读音都记载着丰富的语言演变和文化历史信息。

汉语之外,还有很多语言也体现了对包含历史信息读音的保持。以英语为例,有很多单词就保留了一定的法语发音特点,比如camouflage”,“rouge”,“reservoir”, “chaise等。6 这些读音不仅记载了英语语言本身的演变历史,也记录了早期法国文化的传播情况。试想如果我们把这些读音全部规范为现代标准英语发音,那么这些历史与文化信息也就随之消失了。

另一个例子来自《希伯来圣经》的《马所拉文本》(Masocretic Text)。该文本是根据《圣经》原文和希伯来语传统读音辑录而成的。它对历史读音的尊重和维系为我们提供了今天了解希伯来语的依据。7 它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强化了犹太民族的认同感,因为希伯来语以色列国的国语,也是犹太人的一个重要标志和特征。

同样,汉语历史名词及其读音也对强化民族认同感起着重要的作用,因为正是这些历史名词及其特殊读音激发了人们对共有历史的考问和追忆。试想,如果这些读音不能得到官方认可,不能通过权威词典得以标准化,那么未来的学子将无从得知这些汉字的特别读音以及它们的历史文化意义。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同于一种历史文化传承的断裂和民族认同感的流失。

回到词典的用途本身,字典词书不仅是规范的工具,也是记录语言变异的工具。8正如晁继周在其文章中所言不记录语言的变异,就满足不了语言使用者的查考需求,词典的功能就失去了一半。而汉字读音的变异显然也是包括其中的。因此,收录汉语众多历史名词的特有读音也是词书的职能之一。9

如前文所言,汉语中存在大量与吐蕃月氏类似的历史名词。针对它们的标准读音,各种学术文章、历史文献和课堂教学中都存在着争议。在这场历史与发展、专家与大众的讨中,汉字读音标准化究竟应该起到怎样的作用呢?是应该以历史传承为本,还是以普及推广为纲呢?希望本文能够引发大家更多的思考。              

 

 



* 常竹亭女士 (Chang Zhuting, Kitty)北京 中国外交学院英语系本文为作者英文 Yuèzhī or Ròuzhī: On the Standardized Pronunciation of the History-loaded Chinese Characters 的节译本, 原文曾在200612月北京大学“第5届中国社会语言学国际研讨会”上宣读, 并获中国社会语言学学会颁发青年学者三等奖

1.《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II1992(民族卷1986[Z]。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汉语大词典》(第6卷)[Z],罗竹风主编。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0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第6卷)[Z],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现代汉语词典》[Z],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现代汉语词典》[Z],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3. 晁继周语言规范、辞书编纂与社会语言生活[A]《语言规划的理论与实践》第四届全国社会语言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C]。北京:语文出版社,2006

 

4.《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1986[Z]。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5. 陈建文月氏的名称、族属以及汉代西陲的黑色人问题[P]《一九九四年敦煌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提要》,1994

奥雷尔·斯坦因《路经楼兰》[M],肖小勇、巫新华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

6. 罗常培《语言与文化》[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4

7. 周庆生主编《国家、民族与语言——语言政策国别研究》[C]。北京:语文出版社,2003

8. 陈原《语言和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4

9. 同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