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之法律用語史

“版權”、“著作權”到知識產權

 

王敏東*

 

 

  我國或日本對於現代法律上所謂權利的認識始於19世紀。此一時期正是西洋文明大舉被介紹到東方的一個重要關鍵時期,其中漢譯《萬國公法》對於我國及日本的法律用語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如“權利”一詞在《萬國公法》中便出現了許多次1

  1900年代以後,中國大陸延攬不少日本的法學專家從事法典編纂及法學教育的工作,另一方面中國也有大量赴日留學生歸國後從事實務或法律教育等相關工作。

  而此同時,台灣在1895年甲午戰敗後成為日本的殖民地,被迫施行由日人所制定的法律,當時的台灣社會即使用日本法令用語。

  在這樣一個時代背景下,中國、日本約略同時受到西方法學的衝擊,並因多方實際需要而將西方法的概念以其自國語言文字表達、介紹、翻譯出來。雙方之翻譯名詞並因漢字•漢語相通之故而有大量交流。

  二戰後世界權力版圖有所更迭,也直接影響到漢字文化圈各地區的法律用語,如日本轉而大量吸收美國法,中國大陸大量接受蘇聯的法意,而台灣則部份承襲中國及來自日語的法律用語,另外也翻譯用語,或直接以外文來表示。

  本文擬探討知識產權中幾個代表性法律用語之語史,並就其歷史背景淵源討論其譯定及在漢字文化圈中交流的情形。

 

0. 知識產權的概念意識

  或許有些是基於畏懼政治上的迫害2,中國古代作者對著作留名並不積極,使得後人在做訓詁時格外辛苦,而一些著名的古籍在經過考證之後,往往被證實不是僅出自一人之手,可能是在不同的年代經過多數人的增減潤飾或改寫3

  西方真正重視著作權始於15世紀 Johannes Gensfleisch zur Laden zum Gutenberg (1398-1468)416世紀在威尼斯 (Comune di Venezia) 等出版業盛行之地區則承認著作出版權,但在法律上正式認可出版權則是1662年的事,到了1709年,在安女王 (Anne Stuart)5 的法律上才認可了相當於現代所謂的著作權之著作權利6

  以下即探討知識產權中幾個重要的語詞“版權”、“著作權”及“知識產權”。

 

1.“版權”

  “版權”一詞出自日人福澤諭吉,明治6 (1873) 福澤因苦惱其著作被猖獗盜版,因而在其給東京府知事“偽版に関する訴訟書類”一文中提到“……此権を得たる者を「コピライト」を得たる人と云ふ。故に「コピライト」の原語は出版の特権、或は略して版権抔と譯して可ならん。”,亦即將“copyright”譯為“出版の特権、或は略して版権7。兩年後日本在改正其“出版條例”時即明文規定權利關係“図書ヲ著作シ、又ハ外国ノ図書ヲ翻訳シテ出版スルトキハ三十年間専売ノ権ヲ与フヘシ此ノ専売ノ権ヲ版権ト云フ8到了明治32 (1899) 公佈施行的“著作權法”中將“版權”納入著作權內“版權”一詞在日本法律的使用上於焉廢止

 

2.“著作權”

  如前述,明治32 (1899) 日本的“著作權法”中納入原有的“版權,成為著作權法的一部分,在“著作權法”正式施行的同時“版權”一詞的使用也在法律上被廢止。而日本之所以於此時修訂相關法令,乃是因為加入國際間於1886年締結的伯恩條約 (Berne Convention) 之 需。

  而中國的“著作權法”則訂定於民國17年。

 

3.“知識產權”

  隨着時代的進步,人們對所擁有的知識資本 (Intellectual Capital) 的專有權利更形重視,範圍也不再僅限於傳統著作的相關權利,目前中國大陸稱做“知識產權”,而在台灣叫做“智慧財產權”,“智慧財產權”是台灣獨特的譯名,或簡稱作“智財權”,但由於“智財權”與另一法律用語“制裁權”同音,所以一般以使用“智慧財產權”為 多9。日本則稱為“知的財產權”。

 

4. 法律用語“版權”、“著作權”、“知識產權在漢字文化圈(日、中、台)之推移•交流

  “版權”一詞在中日甲午戰爭之前即已在日本譯出,並在日本統治台灣之初即已登陸台灣,在很多當時在台灣的出版品中都附有所謂的版權頁,而在1906年的(漢文臺灣日日新報中即已使“版權一詞,亦即20世紀初的台灣已“版權”一詞視為華語來使用。相對於此,中國大陸文獻“版權”一詞最早的使用例子則是1908年的事10

  台灣在1899年日本公布“著作權法”時已同步接收,列於《臺灣總督府檔案資料》及《臺灣大年表》中11。至於漢文資料初次使用這個詞的例子則可追溯到1907712(漢文)臺灣日日新報日清著作權問題”一文,中載明“日清兩國間。雖有著作權互相保護之條約。然清國尚未發布著作權法。一切出版。殆無制裁。”可知台灣要早於中國大陸使用“著作權”一詞及保障著作權。

  而“知的財產權”、“知識產權”、“智慧財產權”各詞間則是日、中、台呈現不同的表達型態,幾乎互不影響。

  由此可知“版權”一詞在中日甲午戰爭之前即已在日本譯定“著作權”一詞入法則是台灣成為日本殖民地後、二戰結束前的事,而涵蓋範圍更廣的“知識產權(台灣稱“智慧財產權”,日本叫“知的財產權”)則是二次大戰以後的新詞。以上幾個詞彙之沿革所表達的概念、指涉的範圍、以及法律保障的對象等一直在擴大,並愈加明確。二戰前在日本譯定的“版權”和“著作權”很快就傳入了華語中,二戰後則日、中、台有其各自的表達方式。

 

參考文獻

惠頓著•丁韙良譯 (1864(同治三年))《萬國公法》京都崇實館存板

福澤諭吉 (1962)、《福澤諭吉全集》(第十九巻)岩波書店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http://140.111.34.46/dict/

飛田良文 (1979)、〈明治のことば権利考〉《月刊ことば》3-3

鈴木修次 (1981) 、《日本漢語と中囯》中央公論社

柳父章 (1982)、《翻訳語成立事情》岩波書店

裘安曼 (2000) 、〈版稅〉《中國大百科全書》

沈国威 (1994)、《近代日中語彙交流史――新漢語の生成と受容笠間書院

飛田良文 (2002)、《明治生まれの日本語》淡交社

鈴木賢 (2005)、〈漢字術語を通した西欧近代法継受の問題点――日本、中国、台湾の比較の視点から――〉東亞法律漢字用語之整合 2005年法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台北大學

竹下賢 (2005) 、〈近代日本における漢字法律用語の成立と他の法文化の受容〉東亞法律漢字用語之整合 2005年法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台北大學

蔡秀卿 (2005)〈與黃榮堅教授「台灣刑法學上若干用語之商榷」及鈴木賢教授「透過漢字用語繼受西歐近代法之問題點」對談〉東亞法律漢字用語之整合 2005年法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台北大學

http://zh.wikipedia.org/

 

銘謝:撰寫本文之際曾蒙銘傳大學科技法律學系姜真媺老師及同大學應用日語學系阿部由理香老師提供相關資訊,特此銘謝。                                    

 

 

編者注:

1. 王文第2節說“而中國的‘著作權法’則訂定於民國17年。”

   查余家菊等人編的《中國教育辭典(上海:中華書局,1928年)立有“著作權法”一條。在此條下全文刊載了當時我國的《著作權法》,共45條。在條目之首有這樣一些文字:“《著作權法,四年十一月七日法律第八號(見該書822頁上欄。這說明1915有著作權法,而民國171928年)的著作權法該是國民政府頒佈的(或沿用的舊法

2. 王文第4節說“中國大陸文獻‘版權’一詞最早的使用例子則是1908年的事。”

   我們對“版權”一詞在漢語文獻中的早期書證補充兩例:

a. 1890年黃遵憲《日本國志》卷十四《職官志》:“圖書局以大書記官為局長,其職在獎勸著述,以圖公益。凡欲以著作及翻譯之圖書刻板者,先以草稿繕本呈本局。本局察其有益於世,給予執照,名曰版權。許於三十年間自專其利,他人不得翻刻盜賣。”

b. 1899年《清議報》十三冊《讀經濟新報布版權于支那論》:“版權制度吾支那昔無有也。”

3. 王文第4節又說“至於漢文資料初次使用這個詞的例子則可追溯到1907712的《(漢文)臺灣日日新報‘日清著作權問題’一文,其中載明‘日清兩國間。雖有著作權互相保護之條約。然清國尚未發佈著作權法。一切出版。殆無制裁。’可知臺灣要早於中國大陸使‘著作權’一詞及保障著作權。”

關於“著作權”,這埵A舉一個書證:1907年雷廷壽《日本員警調查提綱》:“著作權法純以保護權利為目的,其以監視為目的者則歸於出版法。”】

 

 



* 王敏東女士,臺灣 臺北市 銘傳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1. 有關“權利”一詞的譯定,曾有先後有飛田 (19792002)、鈴木 (1981)、柳父 (1982)、鈴木 (2005)竹下 (2005) 等多位學者的論考。基本上中國古文獻中即可看到“權利”一詞,如《四庫全書》中便有,如《荀子》(勸學)“是故權利不能傾也,群眾不能移也。”的例子,但中國古籍中的“權利”僅為“權”與“利”(“權勢”和“貨財”) 之並列結構的複合名詞,並非現今法律概念譯自“right”的“權利”(《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人民依法律規定而應享有的利益)。而在“權利”一詞定著之前,曾經過一段“權理”等諸多翻譯不穩定的時期。

2. 如著名的因提“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而遭不幸的文字獄案便是一例。

3. 如《黃帝內經》即是如此。

4. 1447年其將活字版印刷實用化。

5. 英格蘭王國•蘇格蘭王國的末代國王。

6. 隨着著作者權利的受到尊重與保護,“版稅”應運而生。“版稅”(royalty) 意指“版權使用費,廣義上指版權所有者從版權權利被他人使用所得收入中得到的成分,狹義上指作者或其他圖書版權所有者允許他人出版其圖書而得到的報酬”(《中國大百科全書》(2000)),雖然稱之為“稅”,但其實並不是一般觀念中“國家向人民徵收所得的一部分,作為國家經費”之意的“稅”(《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或許因此之故,目前在台灣,或有稱“版費”的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而法律上的正式用語則為“授權金”。

7. 筆者譯:出版之特權,或略為版權。

8. 筆者譯:著作圖書或翻譯外國圖書出版之際,應授予其30年之專賣權,此專賣權謂之“版權”。

9. 譬如200612月以網絡搜尋“智慧財產權”有2,729,000筆資料,而“智財權”僅318,350筆。

10. (1994)

11. 明治32622“著作權法 竝遺失物法施行の件公布”。